藍天驕子的護航人

作者:未知

  在航空救生研究所大院長大的王煒,打小對父輩們從事的工作既陌生,又好奇。
  后來稍微長大點漸漸知道,他們是專門研制彈射救生座椅的。頓時,失事戰機飛行員通過彈射座椅死里逃生的鏡頭從王煒腦海劃過,覺得父親從事的工作既高端,又偉大,更神秘。長大后循著他父輩的足跡,把“研制最好的彈射座椅,做藍天驕子的護航人”的理想銘記在心。
  22歲那年,經過四年的大學專業學習,王煒順利進入了父親工作過的單位,開始了一名航空追夢人的生涯。
  主動請纓初露鋒芒
  世界上風險最大的職業,是戰斗機飛行員。飛行是勇者的游戲,勇士們騰云駕霧,俯沖拉升,被譽為“刀尖上的舞者”。要保證戰機安全和作戰效能的最大發揮,飛行員的生命安全尤為重要。有人測算過,培養一個合格的飛行員,所投入的成本甚至超過飛行員體重相等的黃金價值。
  “自己設計的產品是飛行員的‘護神符’”,剛參加工作,就被安排從事彈射救生座椅設計的王煒,感覺無限榮光。
  經過專業訓練的王煒深知,彈射救生是一個復雜的“人- 機- 環”系統,涉及眾多學科。航空救生技術是飛機上最為復雜的協同體系之一,1983年美國將飛行器的乘員安全救生技術確定為對未來軍用飛機產生重大影響的17 項關鍵技術之一。全世界目前也只有美、英、俄、中有這個專業,一般的小國家根本玩不起,也玩不動。
  早期的彈射救生系統是先將座艙蓋整體拋掉,之后這個方案漸漸被穿蓋技術所取代。中國在這一領域起步較晚,早期戰機較為落后,彈射座椅一直沿用的是拋蓋技術。
  殲7MG飛機是我國軍用飛機長期以來出口創匯的主力外貿產品,由于飛機的座艙蓋小、玻璃厚,給穿蓋彈射帶來了較大困難。為此,巴基斯坦軍方一開始給該機型裝配的是國外某巨頭的彈射座椅。
  某年,巴基斯坦某飛行基地,王煒作為某外貿機的跟飛成員入住這里。
  一天,巴方項目管理人員偷偷告訴王煒,某彈射救生強國工程師向他赤裸裸地表達了對中方的輕蔑:你們依靠的那群中國人,除了抄襲,還懂什么?他們懂穿蓋技術嗎?他們的技術可靠嗎?
  對方的傲慢刺得這位航空工業的年青設計員熱血上涌。
  王煒暗暗發誓,我們一定要爭一口氣,哪怕是銅墻鐵壁,我們也要攻克它,突破它。
  王煒主動請纓,承擔了這一研制任務,憑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倔強的王煒投入大量時間潛心研究國內外先進的彈射救生技術,經過認真研究,大膽提出了一種全新的破蓋槍穿蓋技術。這一技術經過試驗驗證后,較好地解決了所有技術難題。
  巴基斯坦空軍代表團在觀看了試驗后,伸出了大拇指,同時連連驚嘆:中國的救生技術進步竟然如此之大……后來,在該型飛機驗證機上,巴方選擇了中國座椅。
  時不我待創新超越
  2001年的一天,下班后,王煒看到父親正在看電視,情緒非常激動。電視畫面上正在播出中美南海撞機,十萬人馬搜尋英烈王偉的新聞。
  一個和他名字發音相同的年輕人,駕駛編號81192的戰機,為了保護我國的領空,與美國偵察機相撞,以身殉職。
  父親憤慨的聲音說道:“恥辱,簡直是恥辱!搞一輩子救生產品卻救不了人,怎么對得起烈士的英魂?”
  “聽說我們的海上救援裝備是手工操作,需要7 道程序才能實現救援功能,是嗎?”稍稍情緒平靜了的老人拉著王煒問道。
  危機時刻,海上救生如果不能實現自動開包,對飛行員來說將是非常非常致命的。“盡管王偉使用的裝備不是我們制造的,但作為國內專業從事飛行員防護救生裝備研制的航空人,一定要用我們先進的裝備,在關鍵時刻為戰鷹護航”“不管歷史欠賬多少,我們必須即起直追,為我軍現代化提供最好的裝備”。王煒深刻地認識到,作為航空人不僅要對飛行員的生命負責,也要對歷史負責。
  “81192”這個編號深深刻在他心底,成為他心中永遠的痛。
  “81192”給他注入了無窮的使命感和責任感,正是這股使命感和責任感,他果斷提出了“救生包自動開包”在內的多項新技術改進,并在短短兩個月時間內完成了方案設計、單項試驗和鑒定試驗等研制工作,使某型號座椅成為我國第一種實現救生包自動開包技術的座椅,填補了國內空白。我國彈射救生裝備的海上救生能力有了質的提升。
  這些新技術,也應用在J-15 艦載機上。
  使命在肩擔當有我
  某日,試飛場上,深藍的天空中一架戰鷹徐徐停下,這是我國研制的新一代驗證機。人們手捧鮮花涌向試飛員,試飛英雄和各系統設計師們握手慶祝新一代驗證機首飛成功。
  當試飛英雄握著防護救生系統總設計師王煒的手卻說:“遺憾啦,遺憾!好馬沒有配上好鞍呀。”
  試飛員的話重重地錘擊著王煒的心。是啊,新一代戰機配備的還是三代機的彈射座椅。
  他默默離開,連夜趕回公司,向公司負責人建言:“一定要上新一代座椅研制項目。”
  然而,新一代座椅與三代機座椅相比,技術跨度太大了,難度和風險不言而喻,軍方對能否按期達成目標缺乏信心,在權衡風險和利弊后,選擇了保守方案。
  沒有立項,意味著沒有資金支持,公司需要自籌巨額資金啟動研發。
  在王煒看來,作為國內唯一從事航空救生裝備研制的航空人,新一代座椅項目是無法推卸的責任,更是我們航空救生人的使命。他堅信我們能行,我們一定行。
  公司負責人被王煒真誠和一往無前的態度打動了,他從王煒的身上看到了新生代設計員使命在肩、擔當有我的強烈責任感和使命感,于是答應了他的請求,同意從公司不多的資金中抽出一大部分上馬新一代座椅研制項目。
  王煒一頭扎了進去,這位“拼命三郎”永不停歇的身影出現在深夜的辦公室、緊張的設計室、寒暑的試驗場上……不到兩年時間,王煒和他的團隊通過3 輪迭代,攻克了16項核心關鍵技術,在國內首次完成了5 發不利姿態彈射演示驗證試驗,用實際行動增強了用戶信心。
  然而,事情并不總是一帆風順,當人們滿懷期待地進行實物樣機兩項關鍵試驗時,突發情況發生了:1100千米/ 小時彈射試驗失敗,不利姿態塔彈射試驗再次失敗。
  此時,王煒的心情異常沉重:如果在一個多月的時間內不能排除故障,并重新試驗成功,將意味著該新型座椅項目將被終止。多年來的心血不僅全部付諸流水,也將對公司未來發展帶來負面效應。
  壓力,前所未有。困難,似乎不可逾越。王煒帶領整個研發團隊迎難而上,開始與時間賽跑。深夜,辦公室依然燈火輝煌;周六日,生產現場、試驗現場都有他們的身影。每個人的心里只有一個目標、一個信念。整個團隊憋著一口氣高效地運轉,一次又一次地分析討論、方案改進、試驗驗證、數據分析,短短一個月,團隊完成了7 種方案改進發圖和50余件試驗件生產加工, 20余次的彈射架試驗、靜載試驗及模擬彈射試驗,終于找出了以往設計經驗中從未認識到的故障原因,最終確定了改進方案。
  某年6月,湖北襄陽某試驗基地,新一代座椅在不利姿態塔和1100千米/ 小時火箭滑車進行了兩發試驗,座椅順利彈射出艙,空中軌跡近乎完美,兩發試驗成功!在隨后7-9月進行的4發不利姿態試驗中也取得了圓滿成功。該試驗為世界首次,難度巨大。試驗的成功,充分表明了我國彈射救生技術,尤其是低空不利姿態性能已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在程序控制技術上,已經超過俄羅斯現役最新型彈射救生裝置。公司負責人得知消息,第一時間打來電話向王煒表示祝賀,此刻的王煒,手握話筒,哽噎地近乎說不出話來。
  如今,新一代座椅終于成功裝配在新一代戰機上,護我戰鷹翱翔藍天。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psfop.com/8/view-15138394.htm

服務推薦

?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