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伐沙班治療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的有效性及安全性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討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采用利伐沙班治療的有效性及安全性。方法 60例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 依據抗凝治療方法不同分為利伐沙班組和華法林組, 各30例。利伐沙班組患者接受利伐沙班抗凝治療, 華法林組患者接受華法林抗凝治療。比較兩組患者的栓塞事件、出血事件、不良反應發生情況。結果 利伐沙班組患者的栓塞事件發生率為10.0%(3/30), 華法林組患者的栓塞事件發生率為13.3%(4/30), 兩組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利伐沙班組患者的出血事件發生率為3.3%, 低于華法林組的20.0%,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利伐沙班組患者的不良反應發生率為16.7%, 低于華法林組的40.0%,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結論 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采用利伐沙班抗凝治療的有效性及安全性較華法林高, 更能有效降低患者的出血事件、不良反應發生率, 值得推廣。
  【關鍵詞】 利伐沙班;抗凝治療;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有效性;安全性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20.03.002
  【Abstract】 Objective   To discuss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rivaroxaban in the treatment of elderly patients with 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Methods   A total of 60 elderly patients with 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were divided into rivaroxaban group and warfarin group by different anticoagulant methods, with 30 cases in each group. Rivaroxaban group received rivaroxaban for anticoagulant treatment, and warfarin group received warfarin for anticoagulant treatment. The occurrence of embolism events, bleeding events and adverse reactions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The incidence of embolism events was 10.0%(3/30) in rivaroxaban group, which was 10.0%(3/30) in warfarin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not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incidence of bleeding events was 3.3%, which was lower than 20.0% in warfarin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incid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was 16.7% in rivaroxaban group, which was lower than 40.0% in warfarin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rivaroxaban anticoagulation in elderly patients with 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is higher than warfarin, and it can effectively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bleeding events and adverse reactions. It is worth popularizing.
  【Key words】 Rivaroxaban; Anticoagulation therapy; Elderly 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Efficacy; Safety
  心房顫動的發病率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提升, 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群達到了3%~4%的發病率, 80歲及以上的高齡人群達到了9%的發病率, 和女性相比, 男性具有顯著較高的發病率, 極易造成老年人死亡[1]。因此, 臨床很有必要積極采取有效措施治療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 從而將患者的死亡率降低到最低限度。為了將有效依據提供給臨床對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的治療工作, 從而使患者生命安全得到切實有效的保證, 有效延長患者生存期, 改善患者生存質量, 本研究比較了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采用利伐沙班與華法林抗凝治療的有效性及安全性, 現報告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 1 一般資料 隨機選取2015年5月~2017年5月本院心內科收治的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60例, 依據抗凝治療方法不同將患者分為利伐沙班組和華法林組, 各30例。利伐沙班組患者中男19例, 女11例;年齡60~71歲, 平均年齡(65.4±10.6)歲;心房顫動類型:11例為永久性, 9例為持續性, 10例為陣發性。華法林組患者中男17例, 女13例;年齡61~71歲, 平均年齡(66.2±10.3)歲;心房顫動類型:12例為永久性, 10例為持續性, 8例為陣發性。兩組患者一般資料比較, 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 具有可比性。見表1。   1. 2 納入及排除標準
  1. 2. 1 納入標準 所有患者年齡均在60歲以上, 均為老年患者, 均符合非瓣膜性心房顫動的診斷標準[2]。
  1. 2. 2 排除標準 將合并惡性腫瘤等患者排除在外。
  1. 3 方法
  1. 3. 1 利伐沙班組 患者接受利伐沙班抗凝治療, 患者上午餐后服用利伐沙班(Bayer Schering Pharma AG, 注冊證號H20100464)20 mg, 1次/d, 定期對其國際標準化比值進行檢查, 每3天檢查1次, 依據檢查結果適時調整利伐沙班劑量, 將增加劑量控制在0.5 mg/次, 設定國際標準化比值目標值為2.0~3.0, 將維持劑量設定為國際標準化比值目標值達到時的利伐沙班劑量。如果國際標準化比值目標值連續3次穩定, 則將檢查頻率改變為每個月1次。
  1. 3. 2 華法林組 患者接受華法林抗凝治療, 患者服用華法林(齊魯制藥有限公司, 國藥準字H37021334)2.5 mg, 1次/d, 定期對其國際標準化比值進行檢查, 每3天檢查1次, 依據檢查結果適時調整華法林劑量, 將增加劑量控制在0.5 mg/次, 設定國際標準化比值目標值為2.0~3.0, 將維持劑量設定為國際標準化比值目標值達到時的華法林劑量。如果國際標準化比值目標值連續3次穩定, 則將檢查頻率改變為每個月1次。
  1. 4 觀察指標 ①比較兩組患者的缺血性腦卒中、心肌梗死、下肢靜脈栓塞、肺栓塞等栓塞事件發生情況。②比較兩組患者的出血性腦卒中、一般出血、顱外大出血等出血事件發生情況。③比較兩組患者的惡心嘔吐、消化不良、呼吸困難、眩暈、頭痛、失眠、皮疹等不良反應發生情況。
  1. 5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21.0統計學軟件進行統計分析。計量資料以均數±標準差( x-±s)表示, 采用t檢驗;計數資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檢驗。P<0.05表示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 1 兩組患者的栓塞事件發生情況比較 利伐沙班組患者中發生缺血性腦卒中1例, 心肌梗死1例, 下肢靜脈栓塞1例, 栓塞事件發生率為10.0%(3/30);華法林組患者中發生缺血性腦卒中1例, 心肌梗死1例, 下肢靜脈栓塞1例, 肺栓塞1例, 栓塞事件發生率為13.3%(4/30)。兩組患者的栓塞事件發生率比較, 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2. 2 兩組患者的出血事件發生情況比較 利伐沙班組患者中發生一般出血1例, 出血事件發生率為3.3%(1/30);華法林組患者中發生出血性腦卒中1例, 一般出血4例, 顱外大出血1例, 出血事件發生率為20.0%(6/30)。利伐沙班組患者的出血事件發生率低于華法林組,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P<0.05)。見表3。
  2. 3 兩組患者的不良反應發生情況比較 利伐沙班組患者中發生惡心嘔吐1例, 消化不良1例, 眩暈1例, 頭痛1例, 皮疹1例, 不良反應發生率為16.7%(5/30);華法林組患者中發生惡心嘔吐3例, 消化不良2例, 呼吸困難1例, 眩暈2例, 頭痛1例, 失眠1例, 皮疹2例, 不良反應發生率為40.0%(12/30)。利伐沙班組患者的不良反應發生率低于華法林組,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P<0.05)。見表4。
  3 討論
  非瓣膜性心房顫動具有相對較高的發生率, 由于心房節律性機械收縮會在心房顫動的作用下消失, 進而在極大程度上減緩舒張期左房血流, 從而擴大左房, 造成血流淤滯, 引發左室功能障礙等, 通常情況下患者會有頭暈、氣短等臨床癥狀出現。同時, 老年心房顫動會加重原有心臟病, 促進血栓的形成, 將腦供血阻斷, 促進腦卒中的發生[2]。發生心房顫動后會嚴重影響患者的心臟輸出量, 造成心房無法有效收縮, 同時無法對心室進行充盈, 從而使心室率的規則性喪失。如果老年心房顫動患者合并快速心室率, 那么其心臟輸出量就會在極大程度上減少。由于心房有效收縮缺乏, 因此血液會淤滯在右房, 極易促進血栓的形成, 在極大程度上促進患者腦卒中發生風險的增加, 嚴重威脅患者生命安全。
  華法林能夠促進心房顫動缺血性腦卒中發生風險的有效降低, 但是需要頻繁監測凝血酶原時間來調整藥物劑量, 同時, 藥物、食物等均會對其療效造成影響[3]。利伐沙班屬于一種直接活化凝血因子抑制劑, 能夠結合血漿中的游離凝血酶原酶復合物[4]。在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的治療中, 利伐沙班能夠將預防作用發揮出來, 效果類似于華法林, 但是能夠在極大程度上促進出血事件發生率的降低[5]。
  相關醫學研究表明[6-8], 在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的治療中, 采用利伐沙班治療的患者與采用華法林治療的患者具有相似的栓塞、腦卒中發生率, 但是和華法林相比, 采用利伐沙班治療的患者具有顯著較低的出血事件、不良反應發生率。相關醫學研究也表明[9, 10], 在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的治療中, 利伐沙班抗凝治療能夠促進患者出血發生率的有效降低及不良反應發生的有效減少。本研究結果表明, 兩組患者的栓塞事件發生率比較, 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和上述相關醫學研究結果基本一致, 說明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采用利伐沙班與華法林抗凝治療均不會在極大程度上提升患者的栓塞事件發生率。利伐沙班組患者中發生一般出血1例, 出血事件發生率為3.3%(1/30);華法林組患者中發生出血性腦卒中1例, 一般出血4例, 顱外大出血1例, 出血事件發生率為20.0%(6/30)。利伐沙班組患者的出血事件發生率低于華法林組,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P<0.05)。和上述相關醫學研究結果基本一致, 說明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采用利伐沙班抗凝治療的有效性較華法林高, 更能有效降低患者的出血事件發生率。利伐沙班組患者中發生惡心嘔吐1例, 消化不良1例, 眩暈1例, 頭痛1例, 皮疹1例, 不良反應發生率為16.7%(5/30);華法林組患者中發生惡心嘔吐3例, 消化不良2例, 呼吸困難1例, 眩暈2例, 頭痛1例, 失眠1例, 皮疹2例, 不良反應發生率為40.0% (12/30)。利伐沙班組患者的不良反應發生率低于華法林組, 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和上述相關醫學研究結果基本一致, 說明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采用利伐沙班抗凝治療的安全性較華法林高, 更能有效降低患者的不良反應發生率。   綜上所述, 老年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采用利伐沙班抗凝治療的有效性及安全性較華法林高, 更能有效降低患者的出血事件、不良反應發生率, 值得推廣。
  參考文獻
  [1] 張靜, 焦文文, 江文. 新型口服抗凝藥預防非瓣膜性房顫發生腦卒中的研究進展. 國際神經病學神經外科學雜志, 2015, 42(6):538-541.
  [2] 楊勁松, 趙正焱. 利伐沙班與華法林預防心房顫動腦卒中安全性的對比. 中國老年學雜志, 2013, 33(16):3988-3989.
  [3] 耿蓬勃, 車亞鵬, 王婉, 等. 利伐沙班與華法林在預防非瓣膜性心房顫動腦卒中安全性的對比. 中國傷殘醫學, 2014, 22(13):150-151.
  [4] 權大君, 黃鶴. 利伐沙班對非瓣膜性房顫抗凝治療有效性和安全性的Meta分析. 中國心血管病研究, 2015, 13(12):1085-1089.
  [5] 王汝朋, 楊水祥. 利伐沙班和達比加群酯及華法林在非瓣膜性心房顫動患者抗凝治療的研究. 中華老年心腦血管病雜志, 2015, 17(12):1246-1249.
  [6] 楊平. 利伐沙班與華法林對非瓣膜性房顫預防血栓栓塞128例療效觀察. 中國煤炭工業醫學雜志, 2015, 18(1):14-16.
  [7] Hersi AS, Alhebaishi YS, Hamoui O, et al. Practical perspectives on the use of non-vitamin K antagonist oral anticoagulants for stroke prevention in patients with 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A view from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J Saudi Heart Assoc, 2018, 30(2):122-139.
  [8] Lip GYH, Pan X, Kamble S, et al. Discontinuation risk comparison among 'real-world' newly anticoagulated atrial fibrillation patients: Apixaban, warfarin, dabigatran, or rivaroxaban. PLoS One, 2018, 13(4):e0195950.
  [9] Ancedy Y, Berthelot E, Lang S, et al. ls von Willebrand factor associated with stroke and death at mid-term in patients with 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Arch Cardiovasc Dis, 2018, 111(5):357-369.
  [10] Xanthopoulou I, Dragona VM, Davlouros P, et al. Contemporary Antithrombotic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Undergoing Percutaneous Coronary Intervention: Rationale and Design of the Greek AntiPlatElet Atrial Fibrillation (GRAPE-AF) Registry. Cardiovasc Drugs Ther, 2018, 32(2):191-196.
  [收稿日期:2019-08-27]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psfop.com/6/view-15139505.htm

服務推薦

?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