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家訓、文化認同與現代鄉村治理

作者:未知

  【摘 要】 本文在探討家訓、文化認同與現代鄉村治理三者關系的基礎上,介紹了嵊州市委市政府和金庭華堂村以家訓為切入點,以文化認同理論為依據,進行了一系列推進現代鄉村治理的實踐探索,分析了家訓對現代鄉村治理的當代價值。認為家訓能夠創新文化認同載體,拓寬現代鄉村治理途徑;挖掘鄉村倫理共識,傳遞現代鄉村治理溫情;樹立鄉村“共同體意識”,提升現代鄉村治理功效;傳播清廉家訓文化,培養鄉村干部優良作風。
  【關鍵詞】 家訓;王氏家訓;文化認同;現代鄉村治理
  一、研究緣起
  在現代化的強勢話語下,現代文化和價值體系對傳統鄉村文化形成劇烈沖擊,鄉村文化發生著一定程度的變遷與消解,鄉村社會文化認同愈漸缺失。村落社會中個體、群體在不同程度上陷入身份焦慮、文化迷失之中。鄉村文化認同的式微給鄉村的發展帶來了挑戰。那么,在文化認同視角下,鄉村該如何發展,村民該如何去填補心靈的空置與虛化,是否可以探索出行之有效的實踐手段,去重構鄉村“文化認同”,這是一項緊迫需要解決的問題。
  在鄉村文化認同轉變中,鄉土社會最深層次的倫理文化,依舊支撐著鄉村的社會秩序,并在社會結構的運作中自然呈現。以血緣與地緣為基礎的家訓是每個家庭的核心價值觀念,它代表著每個家庭文化群體意識和文化歸屬意識,是內生的文化認同。家訓承載著一個家庭的文化基因,是家庭內部適應外在社會的重要工具。優良家訓融入到每個家庭成員的氣質中,沉淀成每位家庭成員的品格,指引著人們為人處世的風范,優良家訓更是民族風氣和社會風氣的根基,影響著鄉村社會的和諧穩定。因而,植根于傳統文化內生秩序的家訓,雖正不斷遭受現代文化價值的沖擊,但這種內生秩序作用于人的力量依然存在。而鄉村社會是由許許多多的家庭根據多種不同目的和親屬、地域等關系組成的。從這一邏輯來說,家訓不僅影響著家庭,更進一步作用于鄉村社會,對現代鄉村治理產生一定的影響。一個家庭擁有何種家訓與鄉村社會發展方向具有很大的相關性,正向層面看,優良的家訓涵養優良家風,并向社會延伸,使得鄉村社會形成良好的社會風尚。積極整合這種內生秩序的文化,充分發揮其在現代鄉村治理中的作用,將會更好的推進鄉村發展。
  二、相關概念及三者之間的關系
  1、文化認同理論
  文化認同最早是西方學者提出的一個心理學、哲學、社會學的重要概念和社會現象,學界對它的定義很多。有學者從內容出發,闡述文化認同的內涵,如鄭天一(1992)認為,文化認同是人類對于文化的傾向性共識與認可,這種共識與認可是人類對自然認識的升華,并形成支配人類行為的思維準則與價值取向;王立洲(2011)認為,文化認同是人們對某種文化在觀念上和心理上持認可和接受的態度,它可以使人們形成共同的理想、信念、價值觀,從而在價值取向、思維模式、行為模式等方面達成一致,形成一股強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也有學者從分類出發來理解文化認同的概念,如趙旭東(2007)認為,文化認同包含著個體的自我認同和社會群體的共同認同,影響著個人成長的方向和共同意識的營造;徐之順(2016)、佐斌(2017)則認為根據文化認同的程度可分為三個層次:一是文化認同的表現層,即對文化形式的認同;二是文化認同的保護層,即對文化規范的認同;三是文化認同的核心層,即對文化價值的認同。三個層次相互影響和相互作用,構成了文化認同的體系。
  基于學者徐之順、佐斌的研究,本文借助文化認同的三個層次來闡述文化認同理論,即文化形式的認同、文化規范的認同和文化價值的認同。
  文化形式的認同。這是文化認同的表現層,即文化認同以何種形式呈現與強化。文化會通過物態文化層和行為文化層兩種比較普遍的文化形式進行認同。比如通過可觸知的具有物質實體的文化事物來加強文化群體的理解與認識。或者借助人際交往中約定俗成的以禮俗、民俗、風俗等形態表現出來的行為模式強化文化歸屬意識。當然,文化滲透在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道德、政治、軍事、宗教、文學、藝術、教育、科技等活動,都是典型的重大的文化表現形式。
  文化規范的認同。這是文化認同的保護層,主要活躍于制度文化層與行為文化層。即通過文化的力量將某一要素或思想制定或整理成社會成員共同奉行的行為準則,“對社會成員的行為起著約束、規范和引導作用,統攝他們的文化心理,整合他們的思想和行為,生發出思維、行為的趨同性及和諧性,最終形成人們對文化價值的心理一致性和心理認同”。[1]這種在社會實踐中形成社會成員共同使用的文化符號、遵循的共同的思維方式和行為規范是文化認同的依據。
  文化價值的認同。這是文化認同的核心層,屬于心態文化層面,即實現行為對象對某一方面的認可并為之遵從。在長期的生存及各種因素作用下所形成的文化認同,是具有穩定性的。對于一種文化來說,一旦形成,那么就必然地在一定時期內在人們的頭腦中形成態勢,人們按照這種態勢去選擇文化。如人類在社會意識活動中孕育出來的價值觀念、審美情趣、思維方式等,這些因素一經形成轉化為秉承的共同文化理念,從而去追求共同的文化理想并為之遵從。
  2、家訓、文化認同和現代鄉村治理的關系
  (1)文化認同與現代鄉村治理。面對現代鄉村社會文化認同日漸式微,如何強化文化認同,使之精神不斷凝聚,更好地融入治理體系之中,顯然是一個有待深入探討的課題。文化認同體現著鄉村社會群體基本的價值取向。更好的實現現代鄉村社會治理,從客觀上需要挖掘鄉村個體心理依戀、情感歸屬的文化認同資源。這是破解現代鄉村社會治理中文化認同缺失困境的重要密匙。
  (2)家訓與文化認同。傳統家訓作為鄉村的一種社會意識形態,會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們的思想價值觀念和行為選擇標準,是當下現代鄉村治理的重要文化資源。家訓在某種程度上體現著鄉村的共同價值理念,鄉村個體對鄉村社會共同的認同感,是鄉村社會秩序整合不可或缺的力量。
  (3)家訓與現代鄉村治理。家訓作為村落中最為古老、最為牢固的粘合劑,成為千百年來鄉村社會發展的靈魂與根基。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進程中,往往需要不斷吸取傳統文化中的積極因素,從中獲得社會治理的有效支持,傳統鄉村文化中的宗族、血緣作為村落內部重要秩序整合力量而存在,在現代社會治理中仍然有其獨特的作用。   綜合以上,家訓、文化認同和現代鄉村治理的關系呈現的是:家訓→文化認同(三個層次)→現代鄉村治理的關系,這個價值傳導與作用路徑,不失為破解現代鄉村社會治理的重要切入點。
  三、以王氏家訓文化推進現代鄉村治理的實踐探索
  近年來,傳統文化受到了全社會的重視,鄉村振興戰略愈加推進,農村如何傳承傳播傳統文化,促進鄉風文明,進而推進鄉村治理。嵊州市委市政府和金庭華堂村以家訓為切入點,以文化認同理論為依據,進行了一系列推進現代鄉村治理的實踐探索。
  1、文化形式認同:創設多元形式
  (1)拍攝視頻,強化認知。羲之家訓歷史悠久,內涵豐富。以文字表述其事跡與家訓故事,具有一定的限制性。為強化認知,嵊州市通過拍攝王氏家訓視頻,來進一步闡釋王氏家訓。
  在2015年5月中紀委監察網站推出的“中國傳統中的家規”專欄中,《書圣翰墨香 家規越千年》視頻成為其中的一篇,介紹了王氏家訓的歷史與內涵。之后,嵊州市紀委與華堂村合作下,拍攝了以廉潔為主題的《一撇一捺里傳遞的清風廉韻》,傳遞了王氏族人的清廉事跡。2015年12月6日,浙江教育頻道《反腐在線》欄目也報道了“王羲之家訓家規”專題節目,播出了該視頻。
  (2)舉辦活動,整合資源。為紀念書圣王羲之,結合當地王氏家訓文化優勢,嵊州市每年在金庭華堂村舉辦“中國書法朝圣節”,來自全世界的書法愛好者,仰慕王羲之精神品格,弘揚精氣神,宣揚王氏家訓文化。經過千年時光的打磨,王羲之的書法藝術已經成為中華文化某種高度的象征,而蘊含在其書法藝術背后的關于“和”、“孝”、“規”、“學”、“義”的千年家學,也正通過書法藝術得到弘揚。2015年5月21日,一場以“羲之故里,書法特色,王氏家訓”為主題的“翰墨傳家訓”現場書法大賽在金庭鎮華堂村舉行。30位小朋友著漢服,書家訓,孩子們嫻熟的書法藝術傳遞出來的是王氏家訓的精神。同時,華堂村也結合各種節日活動,舉辦“臨羲之家訓·快樂慶重陽”、“春節學家訓 別樣新年禮”等活動,在潛移默化中播下“重品德、敬長輩、承家風、守規矩”的種子。
  (3)創新形式,推動傳承。優秀家風的傳承需要一定的載體。作為越劇發源地,嵊州因越劇而風華。2006年,在市委市政府的重視下,嵊州市越劇團以贊頌王羲之精益求精“書圣”精神和廉潔奉公清官形象的越劇《王羲之》搬上舞臺,以戲劇為載體弘揚傳統家風,對推進各地清正廉政產生了積極影響。此外,金庭鎮鎮政府還重視王氏家訓在孩童中的傳承。2010年,金庭鎮文化站創編演出了以“王氏家訓”為主要內容的少兒三字經“祖孫對廉”,使當地開展生動活波的家訓宣傳教育取得可喜成效。
  (4)搭建平臺,創籌載體。近年來,華堂村還創建了“中國王羲之研究會”協會,成立了華堂村書法社,創建了一個“千匾館”,以匾額、柱盈、碑刻等形式,將書法藝術廣布于文物古跡之中,解讀牌匾故事,使書圣精神得以延續。同時,以王羲之個人廉政品牌為依托,設立“王羲之家訓綜合館”,通過建立“王羲之家訓綜合館”專題陳列廳,將書圣文化、旅游文化和清廉文化緊密結合,通過圖、文、實物、多種藝術表現手法相結合的方法,繼承和弘揚王羲之和睦、孝順、守規、勤學、好義這些精神內質,打造具有嵊州地方特色的清廉文化“金名片”。
  (5)創建基地,宣傳思想。創建基地可以更好地、更廣泛的進行思想的宣傳。嵊州市積極創建嵊州干部、學生學習參觀教育廉政基地。華堂小學(金庭鎮中心小學)以書法為載體傳承王氏家訓家規活動被嵊州市教育系統列為廉政文化特色教育基地。
  2、文化規矩認同:強化規矩意識
  “規矩治水、規矩寫字;規矩育人、規矩立村”。以規矩樹家風、以家風帶社風、以社風促黨風,金庭華堂以王氏家訓為載體,注重強化規矩意識。
  (1)規矩治村,恪守水圳精神。“以水文帶人文”。華堂村民始終堅持以規矩治村,恪守水圳精神。不管是從華堂家譜里記載有最古老的村莊管水條例,對于故意破壞水系的村民,最嚴重的處置甚至可以按家規暴打。到后來一張流傳數百年的村規民約-用“分時段分功能用水”,還是現在堅持最原始的村莊治理“監督文化”:即“左鄰監督右舍、下游監督上游、下午監督上午”,都體現著華堂規矩治水、規矩治村。水清則人清,人清則村清;水濁則人濁,人濁則村濁。所以,這一灣碧水成了華堂村基層治理的活的“晴雨表”,在它身上體現了古村最原始、質樸的監督文化、責任文化和規矩意識。這一切,都應歸功于王氏家訓。
  (2)編入文本,規矩推動。“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家規作為社會的單位--家庭的準則規范,歷來受到中國人的重視,也被一代代大家所推崇。《浙江傳統家規讀本》將王氏家訓以“王羲之:書圣家訓魂 和孝規學義”進行經典解讀,闡述了王氏家規故事和家訓內涵。
  (3)結合家訓,制定村規民約。我們常說三里不同風,五里不同俗,村風民風的好壞,常常取決于這地方家規家訓如何,鄉規民約如何。華堂村在結合王氏家訓的基礎上,形成和:上治下治,國治家治,達到上下和諧;孝:敬宗睦族,孝敬長輩,與人和睦相處;規:執事有恪,遵守規矩,做事要有分寸;學:厥功為懋,樹立榜樣,以此激勵自己;義:敦厚退讓,品行忠厚,懂得禮讓三分;善:積善余慶,多做善事,造福子孫后代,這六個部分的華堂村村規民約,將家訓的內容解讀成通俗的話語,有利于村民的理解和村莊的治理。
  3、文化價值認同:實踐價值理念
  (1)文章傳遞,宣傳價值理念。嵊州市委市政府和華堂村以新聞報道、理論文章的形式積極宣傳王氏家訓理念。各單位和個人都積極撰寫家訓稿,如《春節學家訓 別樣新春禮》、《嵊州:挖掘書圣 家訓傳承傳統文化》、《王羲之 推美引過 德之志也》和《華堂村孩子們誦讀王氏家訓》等文章在人民日報、浙江日報、中紀委、浙江紀委網站、今日紹興等報紙和新聞客戶端發表,讓更多的人了解王氏家訓。
  (2)積極申報,確立精神載體。嵊州市委市政府推進申報王羲之故居、王氏宗祠和金庭觀為國保單位,華堂村為浙江歷史文化古村以及采取一系列的保護措施,如王羲之手植的千年古樟虬枝擎天,死后屹立不倒——精氣神等,進一步加強了保護和修繕。   四、家訓對現代鄉村治理的當代價值
  “家為國之本”,正是一個個家庭組成了社會,凝聚為共同體。以家庭為主體的家訓承載著一個家庭或家族的精神力量。家訓文化也日益成為農村鄉土社會的集結號,是現代鄉村治理的重要資源。倡導優良家訓不僅有助于拓寬現代鄉村治理的途徑,增強村民對鄉村的認同感和歸屬感,更有利于促進鄉村“共同體意識”和提升鄉村干部優良作風。
  1、創新文化認同載體,拓寬現代鄉村治理途徑
  增強文化認同,首先要立足于文化形式的認同,即需要借助相應的載體與工具。家訓是一項良好的工具。家訓的整合與宣傳是推進現代鄉村社會治理的有效抓手。以家訓為切入點,可以衍生出許多的手段。如探索實施以評定星級文明戶推動文明家庭創建的措施和辦法,選樹宣傳一批“五十佳”、“最美家庭”、文明家庭等典型,展示最美家庭、文明家庭風采。組織開展“傳家訓、立家規、揚家風”活動,通過提煉和懸掛家訓、制作和征集家庭故事視頻短片、創作特色文藝節目、舉辦經典朗誦會等多種形式,展示好家訓、好家規、好家風。也可結合好人館、鄉賢館、文化禮堂建設,建設一批鄉鎮示范家風館或者家風廊。這些都是以家訓為點推開的宣傳載體,拓寬了現代鄉村治理的途徑。
  2、挖掘鄉村倫理共識,傳遞現代鄉村治理溫情
  梁漱溟認為,“倫理關系本始于家庭,乃更推廣于社會生活、國家生活。”農村的基本社會群體就是家,一個擴大的家庭。村中更大的社會群體是由若干家根據不同目的和親屬、地域等關系組成的。[2]因而,家訓文化代表著一個家庭的治理模式,但其傳遞出來的“睦親”、“禮法”“孝義”的倫理觀,有助于架構融洽、和睦、溫馨的人際關系,形成良性互動的社會關系。從倫理的維度看,家訓里蘊藏的豐富倫理精神和道德觀念,可以幫助處理鄉村社會的各種關系與事務,從而增進村民之間的友好互助,傳遞現代鄉村治理溫情。
  3、樹立鄉村“共同體意識”,提升現代鄉村治理功效
  作為傳統文化的縮影,家訓為農村共同體提供一個“精神家園”,有力支撐農村生活體系,維系農村社會秩序。家訓一般通過家規的形式來展現其內涵,家規猶如家庭的“基本法”,家訓家規的傳承與弘揚影響著村莊共同體成員對某種觀念和行為的認同。家訓家規通過立規矩來達到樹立““共同體意識”的目的,進而磨煉和提高家庭成員的意志力。家訓以尊祖敬長、祖先崇拜的方式凝聚家族精神,使家訓的觀念長存于每個子孫的心中。同時將家訓與鄉規民約結合起來,形成既能喚起村民對傳統鄉村文化的“記憶”和歸屬感,又結合現代鄉村治理實際的新型村規民約,使廣大民眾能夠真正的認識并理解家訓文化所蘊含和傳遞的價值與精髓。
  4、傳播清廉家訓文化,培養鄉村干部優良作風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領導干部的家風,不是個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領導干部作風的重要表現。”在十八屆中紀委六次全會上又指出,“領導干部要把家風建設擺在重要位置,廉潔修身,廉潔齊家”。干部作風的好壞關系到一個村莊的政治生態。面對當前鄉村治理過程中,干群關系緊張,探究根本是由于在市場經濟大潮沖擊下干部為民服務的意識與自我利益獲取之間的矛盾。家訓中秉承祖先代代相傳的清廉家風訓誡,當代干部應該從古代家訓中尋求經驗和教訓,學習提升自身的存公心的政治理想、尚廉潔的個人品德和盡職守的職業素養,也要學習如何讓家庭成員懂得認識自身處境,自覺遵紀守法,廉潔用權,守住底線,筑牢拒腐防變的道德防線,穩固干部優良作風。
  【注 釋】
  [1] 趙霞,楊筱柏.當代中國鄉村文化認同的理論外延與路徑依賴[J].河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3.3.138-143.
  [2] 費孝通.江村經濟[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2.29.
  【參考文獻】
  [1] 王滬寧.當代中國村落家族文化——對中國社會現代化的一項探索[m].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2] 費孝通.鄉土中國 生育制度 鄉土重建[m].商務印書館,2011.
  [3] 劉艷軍,劉曉青.基于傳統家訓文化視角的現代鄉村治理與農民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培育研究[m].光明日報出版社,2016.
  [4] 趙秀玲.傳統“家政文化”與當前中國鄉村治理[j].求索,2017.1.
  【作者簡介】
  戚紅蕾(1990.04—)女,漢族,浙江嘉興人,碩士研究生,助理講師,研究方向:馬克思主義理論、社會治理.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psfop.com/4/view-14802633.htm

服務推薦

?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