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關于“自由”的論述

作者:未知

  【摘 要】 馬克思關于自由的理論,貫穿于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全部。本文梳理了人類早期歷史對自由概念的詮釋,分析了馬克思對自由的理解,闡釋了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是實現自由的終極選擇。
  【關鍵詞】 自由;馬克思;自由王國;必然王國
  自由,一個在人類思想發展史上被無數思想家津津樂道、樂于考究的主題。關于對自由概念、自由內涵、自由本質等問題的探索與討論,歷久彌新。從古希臘羅馬時期的先賢們在探索何為世界本原的過程中,萌發出來的對自由的認識,到伴隨著人類歷史進步而深化的對自由的認識,哲學家思想家們通過不斷地推陳出新,逐漸形成了一部人類的自由思想史的恢宏巨著。而馬克思,這位世界人民眼中的“千年第一思想家”,批判地繼承前人自由思想的積極成果,通過對社會矛盾的考察、具體歷史問題的探究,在實踐的基礎之上科學地闡釋了自由的主體、根據、屬性、歷史發展等基本內容,從而正確的把握住了自由的內涵,并為世界實現自由找到了正確的歸宿——共產主義。
  一、人類早期歷史對自由概念的詮釋
  在馬克思主義的自由思想產生之前,西方哲學史上的自由思想主要經歷了古希臘羅馬時期、中世紀宗教神學時期以及資產階級時代。而在這些不同的階段,人們對自由的看法均有著的不同的見解。
  1、關于古希臘羅馬時期的自由觀念
  在古希臘羅馬時代,自由的原意為脫離控制、掙脫束縛。自由,首先涉及的是政治意義上的關于社會權利的概念,因為奴隸是沒有自由的,只有“公民”“自由人”才有自由。在這一時期,自由就是指公民能夠在城邦法律之下進行合理的行動。因此,人們能感受到的自由或者說認識的自由,也僅僅是政治的自由。在該時期,人們通過對政治生活的思考,形成了人們最初的自由觀念。
  2、關于中世紀宗教神學時期的自由概念
  步入中世紀,基督教神學思想主導著整個歐洲大陸。然而,即使受限于神學的桎梏,人對自由的探討也并未因此而停滯。在這時期,人們對自由的解讀為:人的自由是上帝所賦予,人的自由必須服從于上帝的意志。其中,基督教神學的典型代表人物奧古斯丁就認為,只有上帝是絕對自由的,而人的任何行動不過是在上帝的控制下進行的。同時他還強調,人本來是有自由意志的,但是由于原罪,人就因此選擇了惡,于是成為了自由的奴隸;而上帝的恩賜使人們學會了棄惡從善,因而又開始獲得了自由。此外,托馬斯·阿奎那在其神學邏輯體系中,也同樣闡述了他對自由的認識。阿奎那認為,人是具有理智的靈魂,具有“自由的意志”。盡管這一時期人們對自由的認識極具宗教神學色彩,但其進步之處在于:人們對自由的探討從純粹的主觀領域步入了對自由與必然關系的討論階段。“自由作為人的特殊本質,在西方近代歷史進程中實現了從人類的罪惡淵藪到人類的至善理想的價值顛覆。”[1]因此對于整個自由概念的發展歷史來說,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
  3、關于資產階級時代的自由內涵
  從人類早期先賢萌發的若干“觀念”發展到中世紀滯后便逐漸形成為一種“概念”,關于對自由的理解從來都是一個在不斷深化的過程,而進入資產階級時代,自由則成為現代價值的核心理念,這個時期對自由的理解便從簡單的概念探討升華為內涵的考究。例如,作為西方個人主義自由的奠基人的霍布斯,他強調單向度的自由——如何避免死亡的自由;而洛克則側重強調人占有財產、追名逐利,各種欲望的自由;除此之外,盧梭在《社會契約論》中闡述他關于堅持人的情感自然的自由。需要注意的是,自由內涵或者說自由思想,隨著長期的不斷升華,經由康德得到了關鍵性的轉變,康德的自由理論,意味著主觀唯心主義自由體系的形成。而后,黑格爾汲取了康德的有益經驗,產生了黑格爾哲學。黑格爾強調,自由是內在于精神之中,是精神在其生成、發展所呈現出的狀態和過程,是精神發展為絕對精神的過程。[2]
  二、馬克思對自由的理解
  縱覽馬克思的手稿和著作,似乎沒有專門關于自由的教條性的定義,但這并不意味著馬克思對自由沒有相關的看法。正如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所論述:“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3]
  馬克思從來都不屑于對某一事物進行簡單的定義,而是客觀地分析產生該事物的根源,并不斷的實現它。馬克思關于自由的理解,貫穿于他追求真理、探索真理的全過程。不論是早年《論猶太人問題》闡發的關于人類解放的相關政治主張,還是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強調的關于人的本性是“自由自覺的活動”的觀點,亦或者在《共產黨宣言》里提出的關于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的理論,以及在《資本論》中關于“必然王國”、“自由王國”的相關論述等,馬克思的所有理論,皆折射出其對自由的理解和不懈追求。因此,從這個視角來看,馬克思的理論是關于實現人的自由的理論。
  “現實的個人”是自由的主體。馬克思終其一生都在為實現人的解放與自由而不懈追求,正如馬克思在其中學畢業論文中強調的那樣:“如果我們選擇了最能為人類而工作的職業,那么,重擔就不能把我們壓倒,因為這是為大家作出的犧牲”。[4]馬克思的理論不是空中樓閣,是現實地能為人予以指導的理論,因此說,自由的主體是“現實的人”。問題是“人”或者說“現實的人”又是什么呢?鑒于此,馬克思通過長期的探索和考究,逐漸對“人”的這一概念進行了深入的把握:博士論文闡述的“自我意識”主體思想;在《萊茵報》工作期間闡述的“自由是全部精神存在的類本質”;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談到了人的類本質問題——“自由自覺的活動”;以及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提出“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德意志意識形態》中明確指出“有生命的個人”、“現實的個人”,等等。由此,馬克思清晰的詮釋了“現實的個人”——全部人類歷史的首個前提。“現實的個人”作為實踐唯物主義的根本出發點,充分體現了馬克思對自由主體的理解,馬克思一生為之奮斗的方向就是要實現人類的自由,使那些不自由的個人得到自由。   實踐是實現自由的基礎和前提,實踐是產生自由之土壤。馬克思認為,人的本身是自由的,即使是一個反對自由的人,他在反對自由本身的時候他也在獲得自由。誠然,自由是人類的固有特性。“一個種的全部特性、種的類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動的性質,而人的類特性恰恰就是自由的自覺的活動。”[5] 所謂“自由自覺的活動”,就是人必須勇于實踐,實踐能夠打破和擺脫外界的限制,如果不參與實踐,就無法獲得解放,那就更不能談自由的實現。首先,實踐作為人獨有的生存方式,是人之所以成為人的現實活動,人爭取自由的過程是伴隨著實踐而來的,而人類最基本的實踐便是物質資料生產的實踐。人的自由實現程度與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狀況相一致,社會物質生產條件是人實現自由的物質基礎。“通過社會生產,不僅可能保證一切社會成員有富足的和一天比一天充裕的物質生活,而且還可能保證他們的體力和智力獲得充分的自由的發展和運用。”[6]所以說,當社會大力發展物質生產,創造足夠多的物質財富,使集體財富得到充分累積之后,自由便獲得了堅實的物質基礎前提,這樣便可以實現自由。其次,實現人的自由還必須改造舊的生產關系。“生產力和社會關系——這二者是社會的個人發展的不同方面”。[7]人的自由受限于社會關系,集中的表現在生產關系對人產生的決定性上,生產關系決定一個人的發展方向和性質。“現實的個人”是社會關系的產物,依賴于社會關系才得以存續,沒有人際交往,一切社會生存便都無法實現。而人際交往能夠進行的條件產生于人的自身,首先是在于人的個性之間能夠相適應,社會關系由“現實的個人”通過他的自主活動所創造,并且每個人都只產生與他自身相關的關系。此外,人的自由發展能力的提升,必須以自由時間的支配為前提。馬克思認為:“整個人類的發展,就其超出對人的自然存在直接需要的發展來說,無非是對這種自由時間的運用,并且整個人類發展的前提就是把這種自由時間的運用作為必要的基礎。”[8]馬克思通過對自由時間的闡釋,進一步闡述了“必然王國”與“自由王國”之間的關系。那就是,自由王國的出現是在外在規定勞動、必需勞動之后,因為根據事物的原本性質,自由王國是在物質生產領域(必然王國)的彼岸;而自由王國的此岸性,必須得益于人類自身能力的充分發展。因此,從這一意義上講,人獲得自由時間的過程實際上就是人在逐步實現自由的一個過程。
  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個人與社會的和諧統一是自由的根本特質。在馬克思看來,人是有生命的大自然存在物,屬于自然界的一部分。但人類的歷史發展過程告訴民眾,民眾極度缺乏對自然與人之間關系的理解,特別是工業文明的到來,極大程度地破壞著大自然,人們以征服大自然為傲。基于現實的發展,馬克思認為人類必須正確認識與對待自然。大自然先于人類而存在,而人類只不過是自然界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所以人對自然做了什么,實際上是對自己做了什么。尊重和保護大自然,實際上是在尊重和保護自己,只有在這個前提之下,人才能談論實現自由的可能。同時,人的真正自由只能是整個社會中的所有人都獲得自由,因此必須使個人自由與社會自由和諧統一,而個人自由與社會自由的真正和諧則必須要建立人的真正社會性。當達到人與自然、人與社會都能夠和諧統一之時,自由便能得以實現,正如《共產黨宣言》所提及“代替那存在著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資產階級舊社會的,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里,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9]
  三、共產主義:實現“自由”的終極選擇
  實現自由的根本之路,在于實現“自由王國”“必然王國”這兩個王國的統一。現代資本主義社會,阻礙兩個“王國”實現統一根本的障礙是異化:一個是在“必然王國”范圍內的異化,另外還有在“必然王國”與“自由王國”之間的異化。馬克思清晰地指出了資本主義世界異化的根源——資本主義私有制的生產關系,因此只有當社會摒棄異化、消滅私有制,把異化的物質基礎徹底性的變革,才可能一統兩個“王國”。
  那什么是“自由王國”呢?“自由王國”包含著兩個方面的意思:其一是“自然王國”在“必然王國”的彼岸,是一個自由活動的領域;其二史前時期(即人類歷史發展的四個階段: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結束之后進入的歷史時期(未來的社會主義社會以及共產主義社會)的自由王國。馬克思通過對前者含義的描述,主要地告訴了世人:“自由王國”是一個能夠真正使人的個性得到充分展現的生活領域,它破除了異化,是“必然王國”之上的上層建筑,也是目前人類尚不能夠達到的境域。馬克思對“自由王國”的探討和理解,為人們指明了實現自由的兩個主要特征:一是人類必須把個人的生產實踐能力放諸于社會的控制和支配管理之下,二是必須使廣泛的人擁有自由發展的能力以及充分展現個性的思想覺悟。再者,馬克思通過闡述“自由王國”的第二層含義,向世界大致勾勒出了未來的社會形態的一些基本的特征,并預言這是取代資本主義社會的唯一形式。未來社會強調以個人主體以及個人主體性的全面充分發展,而自由則是衡量新的社會的一個主要標準。馬克思的“自由王國”思想把改變世界和改變個人辯證的統一起來,也就是說當人嘗試對世界作出改變的時候,實際上也是在改變自身。
  總體說來,不管是作為“必然王國”的彼岸(即物質生產領域的彼岸)的“自由王國”還是作為真正意義上的人類歷史時期的“自由王國”,都是對“自由”的最大實現;在那個“國度”與階段,人的各方面才能都能得到充分地涌現,并從根本上解放了人類的天性——對自由的向往。因此,從這一角度來說,“自由王國”是實現自由的終極選擇。同時,民眾仍需要注意的是,人類歷史由“必然王國”飛躍至“自由王國”,是一個不止不休的歷史過程。即使當人類進入了“自由王國”,這一過程也不會因此而停止,隨著人類社會以及人類自身的不斷發展,它將持續地進行著。只要人類認識世界以及改造世界的活動沒有終止,那么主觀與客觀之間、自由與必然之間這兩對矛盾將伴隨它而持續存在,也正因如此,自由在不斷克服必然的阻礙的時候,自由也就在不斷地得到實現。因而,自由的實現是一個永遠不停歇的過程。
  【參考文獻】
  [1] 崔宜明.“自由”的生活內涵和理論內涵[J].上海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09(4).20.
  [2] 林海燕.馬克思自由觀及其當代價值研究[D].華僑大學,2011.
  [3]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140.
  [4]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07.
  [5]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96.
  [6] 馬克思思格斯全集(第4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22.
  [7]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101.
  [8]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216-217.
  [9]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422.
  【作者簡介】
  李澤盛(1992—)男,漢族,江西贛州人,廣西民族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碩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中國共產黨與中國現代化.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psfop.com/1/view-15139419.htm

服務推薦

?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