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關于“個人”的形成歷史探析

作者:未知

  【摘 要】 馬克思對“個人”的形成歷史進行了深度考察,得出了個人是由依附的人,經過獨立的人,最終到達自由個性的人的結論。馬克思關于“個人”的歷史形成的理論將為民眾正確處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個人與集體的關系提供科學的理論指導。
  【關鍵詞】 馬克思;依附的個人;獨立的個人;自由個性的人
  馬克思將社會劃分為“以人的依賴關系”為主要特征的社會、“以物的依賴關系”為主要特征的社會和人的自由發展的社會。與這三種社會形態相對應,個人也就經歷依附的個人到獨立的個人最終達到自由個性的人的歷史過程。弄清楚馬克思的“個人”形成理論有助于更加深入地理解其人的解放學說,有助于正確處理我們國內個人與集體的關系。
  一、“依附的個人”的出場
  馬克思在《1857-1858經濟學》手稿中,根據人的生存狀況,將社會劃分為“以人的依賴關系”為主要特征的社會、“以物的依賴關系”為主要特征的社會,和人的自由發展的社會。研究者根據這三大社會形態,將馬克思的個人發展的邏輯歸納為依附的個人--獨立的個人--自由個性的人。其核心就是“現實的個人與個人之間的相互關系”。從人與人的關系的角度出發,必然會涉及到人與集體的關系,集體既可以是真正的共同體,如城邦,也可能是虛幻的共同體,如國家、民族。馬克思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將人類歷史概括為“已成為桎梏的舊交往形式被適應于比較發達的生產力、因而也適應于進步的個人自主活動方式的新交往形式所代替”的過程。如果從人與人(集體)的關系的角度看,人類歷史就是個人從集體中的束縛中解放出來的過程。
  1、對共同體的依附
  “從個人與社會(集體)的關系方面看,人類的歷史也就是個體從群體的束縛中解放出來的歷史”,[1]這個集體最初體現為原始社會的部落和氏族公社。一方面,個人以部落成員或者氏族公社成員的身份與群體一起面對強大的自然,如若脫離群體,個人的生存就會失去保障,因此,個人對群體表現出極強的依附關系。另一方面,在作為群體成員共同面對強大的自然時,必然會產生最初形態的分工,例如男女之間、青年與老人之間,這種原初意義的分工使得社會這一人類的特殊組織開始形成,個體在社會中面對與他人的關系,并在處理與他人關系的實踐中產生更為豐富的情感和規則意識,從而使得作為個體的人,開始從社會意義上與動物區分開來。而離開群體,這些社會情感與意識也就無從談起,人也就只能被定義為更為高級的動物而已。由此可見,無論從人與自然的關系上,還是人與人的關系上,個體都對共同體產生依附關系。
  2、對自然的依附
  作為個體的人,不僅離不開群體(共同體),也離不開自然。無論人的物質需要還是精神需要,其滿足都產生對自然的依附關系。馬克思說:“一切人類生存的第一個前提也就是一切歷史的第一個前提,這個前提就是人們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必須能夠生活,但是,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衣、食、住以及其他東西。因此,第一個歷史活動就是滿足這些需要的資料,即生產物質生活本身。”[2]物質生活最核心的內容便是與自然界進行物質能量交換,人,從而個人也在這種交換中使得自身能力不斷提高,不僅人的腦容量增大,人的靈活性也得到提升,這使人類從而為個人擺脫自然的控制奠定了最初的基礎。
  馬克思不僅強調物質生活的意義,對人的精神需要也同樣關注。人最初的精神生活表現為祭祀、占卜等活動,這些最初的精神生活本身就與自然相關,例如,祭祀的對象是日月水火等自然物,在描繪的人類早期生活的壁畫、巖畫中,大多是各種各樣的形象的花鳥魚獸為對象。繪畫本身屬于人的精神生活,但繪畫的內容自來自自然,正如馬克思所說,“‘精神’從一開始就很倒霉,注定要受物質的‘糾纏’,物質在這里表現為震動著的空氣層、聲音,簡言之,即語言。”離開自然,人的精神需要也就無法得到滿足。因此,無論人的精神生活還是物質生活都離不開對自然的依附。
  二、獨立的個人的形成
  1、相對于自然的獨立
  從依附的人到獨立的人的轉變,首先表現為人從自然的控制中解放出來實現獨立。在依附的人階段,個人一方面從自然界獲得物質能量,維持生命延續。另一方面,由于人對自然的無知,造成最原始的自然崇拜,束縛著人的精神。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尤其是近代以來科學和技術的飛速進步,人對自然的關系從被動轉為主動,憑借對自然規律的認識和應用,人類對自然的征服徹底改變了自然的面貌,同時也確證了人的巨大力量。個人由此從對自然的束縛中解放出來,實現了自身的獨立。
  人對自然主動關系和地位的確立不僅讓個人從物質生活方面獲得獨立,而且也從精神層面,促進了個人自我意識的覺醒。由人對自然的無知而形成的自然崇拜最終的結果是宗教的誕生。宗教對人的精神獨立有著客觀的積極的影響,因為宗教有一個鮮明的特征就是每一個信徒無論國籍、性別、出身、能力如何,都有一個同樣的歸宿。而為了達到這個精神的歸宿,只需要信仰佛祖或上帝,而無需依賴共同體,因為無需依賴他人,每個人在精神上都是與信仰對象是等距離的,人人平等,因而人人獨立。每個人都不需要通過他人來定義自己,這與傳統的共同體社會的個人截然不同。個人由此在精神上擺脫了對共同體的依賴而實現獨立、自主。當宗教塑造的平等精神遇到個人在經濟上的成功,便轉化為強大的個人意識,人的注意力也逐漸從信仰對象轉移到人自身,個人的平等、獨立意識由信仰領域轉移到現實生活領域。這種轉變的關鍵就在于個體經濟人身份的確立。而獨立的經濟人的基礎則是私有財產。
  2、私有財產與人的獨立
  私有財產是伴隨著私有制的產生而產生的,但直到資本主義階段才與人的獨立產生了非常緊密的聯系。在封建社會,最大的私有財產是土地,人口占絕大多數的農民沒有土地,因此被束縛在土地上。此時的地產不僅具有經濟性質,還附帶人格特征,它是地主階級政治權利的直接來源,是其榮譽的代表和象征。而資本對封建地產的勝利,一方面終止了地產的人格特性,另一方面使得地主階級的統治失去政治色彩。最終將整個社會納入到資本的統治之下,每個個體都成為資本市場上的自由人,為人的獨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個人的經濟人身份越發凸顯,經濟人假設理論也隨之出現,根據經濟人假設,每個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個人,每個人都在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市場經濟條件下,每個人可以通過貨幣這一中介擺脫他人的影響,按自己的意愿獨立生活,現代意義上獨立的個人就此形成。
  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一方面對私有財產展開了尖銳批判,另一方面從歷史的角度肯定了私有財產的積極作用:“私有財產的運動——生產和消費——是以往全部生產運動的感性表現,也就是說是人的實現或現實。”[3]在這里,馬克思將私有財產的運動看作是人的實現或人的現實,一方面,生產活動是人的本質力量的外化(雖然在資本主義社會表現為異化),而生產活動在內容與形式上的多樣化不斷拓展著人的本質的內涵,激發人的活力,增強人的自覺能動性,使個體逐漸從封建社會的束縛和宗教的精神桎梏中解放出來。為了捍衛個人的獨立和自由,私有財產的占有者便訴諸法律和制度,于是資本主義的各種政治制度和法律便應運而生,個人的獨立由物質領域、精神領域深入到政治領域,個人的內涵也因獨立領域的擴大而更加豐富。
  另一方面,私有財產使得人們將財富的積累作為人生的重要目標,在此目標的激勵之下,人的自覺能動性被調動,在人們最大限度獲取財富過程中促進了資本的積累,而資本的積累及其分工和交換的發展,以及建立在現代社會大生產關系基礎上人的關系的確立,為現代化工業的發展奠定了物質和精神的基礎,實質上極大推動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4]這也為獨立的人向自由個性的人的轉變準備了條件。
  三、自由個性的人的實現
  1、獨立的個人的局限性
  在資本主義階段,個人雖然實現了獨立,但這種獨立極其片面,因為這種獨立是以對私有財產的占有為基礎,這就造成人的“一切肉體的和精神的感覺被這一切感覺的單純異化即擁有的感覺所代替。”這種情況下,人的本質只能通過對私有財產、對資本的占有才能得以確證,隨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極大發展而產生的人的感覺的豐富性被“擁有的感覺”所遮蔽、人的本質內涵的擴大被資本的邏輯所阻礙,因此馬克思說:“對私有財產的揚棄,是人的一切感覺和特性的徹底解放。”[5]這時,“人不僅通過思維,而且以全部感覺在對象世界中肯定自己。”“一切對象對他來說也就成為他自身的對象化,成為確證和實現他的個性的對象。”[6]人與自然界之間的矛盾真正解決,個人不僅僅相對于自然而獨立存在,自然是作為完成了的自然主義而成為人道主義的一種存在,人在自然中不斷豐富和確證自己的個性,也從自然中獲得自由。
  另一方面,私有財產和政治權利在支撐個人的獨立和自由的同時也劃清了與他人的界限。“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市民社會,使人的世界分解為原子式的相互敵對的個人的世界。”[7]馬克思對這種基于獨立之上的個人自由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和批判,“自由這一人權不是建立在人與人相結合的基礎上。這一權利是一種造成人與人對立的權利,是一種狹隘的、局限于自身的個人的權利。”[8]這種獨立和自由發展到極端就會出現薩特所說的:他人即地獄。另外,這種個人自由的本質是對私有財產處置的自由,“這種自由使每個人不是把他人看作自己自由的實現,而是看作自己自由的限制。”獨立的個人在這種由商品和資本塑造的狹隘的、局限的關系中限制了自己的發展。而“人的本質是社會關系的總和”,如果個體所處的社會關系不為自身發展提供條件,而是成為自身發展的障礙,那么處于這種異化的社會關系的個人,雖然是獨立的,但也是片面的、狹隘的。
  2、私有財產的揚棄與自由個性的人的形成
  作為揚棄私有財產的共產主義運動“推翻一切舊的生產關系和交往關系的基礎,并且第一次自覺地把這一切自發形成的前提看做是前人的創造,消除這些前提的自發性,使這些前提受聯合起來的個人的支配。”[9]這種聯合起來的個人形成的共同體才是真正的共同體,它以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的真正解決為前提。隨著生產力的極大發展,隨著商品、貨幣、資本等歷史使命的完成,個人與個人之間的對立也會逐漸消解,從而實現人與人的融合。那時,就不再有“我的”與“你的”,“我的”與“他的”的區分,而只有“我們的”這種存在。當他人不再是自己自由的邊界,當每個人的發展成為一切人自由而全面發展的條件而非障礙,個人也就會由片面的個性發展到全面的個性,自由也就由資本的自由轉換成真正的人的自由。因此,只有在真正的共同體中,自由個性的人才能成為現實。揚棄了異化的社會關系的獨立的個人,也必然發展為自由個性的人。
  馬克思的“個人”形成理論對當今中國處理個人與集體的關系具有重大的理論指導意義。受歷史、傳統及經濟發展程度的影響,我國現階段還不存在馬克思意義上的“原子的個人”,個人仍然是倫理、半倫理、宗法、半宗法的個人,因此不能完全按照西方“個人先于集體”的理論預設所推導出的絕對個人優先標準去處理個人與集體的關系,仍然要堅持集體主義的倫理觀、價值觀,只有這樣才能凝聚力量,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提供保障。
  【注 釋】
  [1] 王貴明.馬克思主義的自由個性與自由主義的個人優先性[J].哲學研究,2001(04).
  [2]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31.
  [3]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31.
  [4] 江敦秀.正確理解馬克思私有財產理論的科學內涵[J].理論界,2014(02).
  [5]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90.
  [6]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91.
  [7]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54.
  [8]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41.
  [9]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41.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2] 王貴明.馬克思主義的自由個性與自由主義的個人優先性[J].哲學研究,2001(04).
  [3] 周世興.論馬克思的“有個性的人”[J].教學與研究,2007(12).
  [4] 趙汀陽.制造個人[J].社會科學論壇(學術評論卷),2009(01).
  [5] 馬擁軍.馬克思恩格斯論原子式個人[J].中國浦東干部學院學報,2018(05).
  [6] 江敦秀.正確理解馬克思私有財產理論的科學內涵[J].理論界,2014(02).
  【作者簡介】
  梁 舉(1989—)男,漢族,山東濟寧人,中共山東省委黨校(山東行政學院)助教,研究方向:馬克思主義理論.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psfop.com/1/view-15139418.htm

相關文章

服務推薦

?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