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邏輯構架與當代價值

作者:未知

  【摘 要】 本文從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生成軌跡出發,解讀了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邏輯構架,即:人的本質是邏輯起點,人的需要是客觀要求,人的實踐是現實基礎,人的個性是價值歸宿。闡釋了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當代價值。指出,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為“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提供了理論基礎,也為培育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提供了價值導向和思想引領。
  【關鍵詞】 馬克思主義;人文關懷思想;邏輯構架;當代價值
  在人民至上的今天,馬克思思想中的人文關懷仍然閃耀著它真理的光芒,挖掘和探討其邏輯構架,有利于深刻體悟和把握當今中國人文關懷思潮的思維模式和主要內涵,并為現實發展提供一定的經驗借鑒和價值引領。
  一、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生成軌跡
  馬克思作為富有鮮明創造性和大智慧的思想家,在它整個思想體系中始終彰顯著人文關懷的色彩。
  青年黑格爾派為馬克思研究人的問題提供了土壤。馬克思結合個人認知以及資本主義自由競爭的社會大環境提出關于人的異化存在問題,受到人道主義的影響,產生了最初的人文關懷思想。這一階段主要體現在《博士論文》與《萊茵報》期間,注重個人自由以及對現實社會的批判和揭露中,他寫道:“必須推翻那些使人受屈辱、被奴役、被遺棄和被蔑視的東西的一切關系”。[1]在《德法年鑒》和《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時期,馬克思借鑒了費爾巴哈人本主義的思維邏輯,探討了人的全面發展,人的自我異化以及人的社會性的問題,將一切問題都歸根于人的本質上進行了考察。在《神圣家族》一書中,馬克思創新和超越了以往的思維方式,認為“新唯物主義的立腳點是人類社會”。[2]直到后來發表《共產黨宣言》,他剖析了人的自由而全面的發展、人的實踐與物質生活的相關問題。在這之后,馬克思通過對社會分工的考察,結合工人運動中出現的一些錯誤傾向和行為,總結出了相應的政治理論,這在當時為革命斗爭提供了理論指導和準備,并強調理論要被群眾所掌握,才能為實踐所用。《資本論》使得馬克思主義人文關懷思想更加完整,馬克思在這一著作中將個人與經濟社會統一為有機體,將人的本性與人的價值從歷史維度進行了充分的考察,進而做出了最高理想社會的憧憬與設想。
  二、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邏輯構架解讀
  馬克思從“現實的個人”出發,將實踐唯物主義作為基礎來考察人與社會。他從人的本質出發,探討了人的實際需要,并考察滿足人的需要的實踐活動及從中產生的種種社會關系,最終回歸于人本身和人類世界的自由與解放,這一抽象到具體的研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馬克思的人文關懷思想,對人的問題做出了深刻的闡釋。
  1、人的本質是邏輯起點
  馬克思最先確證了世界的本原問題,認為世界是物質的,回答了人的存在問題。馬克思將社會歷史的發展進程看成是人的發展過程。他認為“人”必定是“處在現實的、可以通過經驗觀察到的、在一定條件下進行的發展過程中的人。”[3]他在規定了人的歷史作用和社會地位之后,進一步明確認識到人的存在本身具有自然屬性,同時又是能動的自然存在物。人類能動性的適應和改造自然環境,在這個過程中,人作為實踐的主體,是能動的自然存在物,但還受自然條件和自身的活動所制約,進而討論了人的本體論問題。
  2、人的需要是客觀要求
  馬克思從人的本質出發,結合社會現實,把人的需要稱為“人的本性”,即為一種為了滿足自然肉體的生存需要。在人們滿足了吃喝住行基本的需要之后,人開始能動的、創造的作用于自然,開始生產勞動從而產生新的需要,馬克思稱此為“歷史地發生了變化的本性”。誠然,人作為主體性的存在,人的需要是客觀實在的要求。但其又受一定時代和歷史條件的限制。人在不斷更新和滿足需要的同時又產生出來新的需要繼續變化發展,以上升的趨勢不斷促使人提升自身生命力與創造力。人的本性中的欲望和渴求產生了對滿足自己需要的外部實踐活動,形成了一種表現自己內部本質力量的生產活動,并在其中需要保護和尊重人的尊嚴。
  3、人的實踐是現實基礎
  人類通過實踐改造自然界的活動是人與動物最根本的區別之處。在馬克思看來,自然界的長期演化產生了意識,更重要的意識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而發展,勞動為意識的覺醒和發展提供了現實可能性。實踐在其本質上是物質的、客觀的。當人的實踐力量作用于物質對象時,實踐一方面滿足著人的需要,也能同時檢驗人意識的能動性。馬克思結合彼時的社會環境,考察了資本主義生產實踐活動,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及制度進行了深刻剖析,從人的異化、人的歷史地位、人的解放等內容上做出了批判和揭露,揭示了資本主義必將滅亡,無產階級必將勝利。
  除此之外,人的實踐活動與人的社會關系息息相關。自然界是人通過實踐改造的對象。馬克思認為,被單獨抽離出來理解的自然界,對人來說是“無”。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中,馬克思強調必須處理好人與自然的關系,這是物質世界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人類進行繁衍生息的現實基礎。人類還在不斷認識和改造社會的同時,創造出新的生產工具以及生產技術,形成新的分工與合作,為生產力提供動力和支持,即人經歷社會化的過程。每一特定的歷史階段,都存在前人已經形成的生產關系、交換方式等的總和,都成了現有無法逃避的物質基礎,只有人的自覺主動的能動創造,才能獲得跨越一定社會的弊病和矛盾,走向新的社會關系。馬克思在這一階段通過考察人的實踐活動和社會關系,進一步對人的社會性、人的社會地位、個人與社會的關系以及共產主義的圖景做了詳細的論斷。
  4、人的個性是價值歸宿
  馬克思將人置于實踐活動與社會關系中考察之后,又回歸到個人,對個性進行了深度的剖析,對人的權利和自由問題,從價值觀的角度進行了有力的回應。馬克思所設想的人類解放的最高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在那個“自由人聯合體”中,每個人都能充分展示潛能并得到個性與自由的滿足。這種解放將徹底擺脫種種社會關系的束縛,摒棄以往所被支配的迷信與恐懼,從而真正實現思想精神的自由和解放,即是在具體的歷史條件下,人類對某種束縛的掙脫或對某種限制的超越,獲得真正的個性與自由,為人的價值觀提供了導向和歸宿。   三、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當代價值
  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貫穿于人類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重溫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挖掘其本身蘊含的巨大價值能量,用于當前這一特定歷史階段的發展,能夠給其提供豐富的理論指導和經驗借鑒。
  1、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為“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提供了理論基礎
  “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是中國共產黨人最大的初心,它不僅承續了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深厚的內涵,也承載著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豐富的寶藏。“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結合社會現實,承續和堅守了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邏輯起點、實踐基礎和價值歸宿,成為馬克思主義人文關懷思想最新的時代精華。
  首先,“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的邏輯出發點和客觀需要是尊重人民主體性。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脫離了人的存在,就無從談起歷史。馬克思認為正是有了“現實的、活生生的人”才有了歷史發展的現實性。寶貴經驗充分證明了人民群眾在歷史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我國早已將人民參與和監督的權益納入制度保障,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具有廣泛性和科學性,成為維護和保障“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思想最堅實的制度基礎。習總書記強調“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把增進人民福祉、促進人的全面發展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4]
  其次,“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的實踐基礎是群眾路線。馬克思認為工人階級是革命斗爭的主力軍,縱觀我國革命改革和建設的道路,主力軍也逐漸由“工農”轉變成“人民”。習總書記堅守馬克思關于人的實踐觀的精髓,強調空談誤國,實干興邦。他將人民的利益和福祉貫穿于治國理政的多視角和全過程中,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關于人的實踐活動和社會關系的理論。這一思想在現代化經濟體系、民主政治、社會治理、生態文明等層面都給予了人文價值導向,賦予了濃厚的人文關懷色彩。
  最后,“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的價值歸宿是堅守人民立場。如果一個國家、民族樹立的價值立場背離了人民,那么它的前途和命運必然是慘痛的教訓。中國共產黨在馬克思主義的指引中,將人民立場作為價值堅守,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毛澤東強調,全黨和全國人民的利益,就是我們的出發點和立場。在新時代,我們堅持時時不忘人民,時時牽記人民。習總書記多次提到“人民立場是中國共產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顯著標志。”黨的工作和事業就是為人民不斷地謀得幸福和美好,為人民的利益著想和服務,他指出:“老百姓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就是我們的努力方向。”[5]
  2、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為培育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提供了價值導向和思想引領
  當前我國社會矛盾已經轉變,對人的精神文明建設也提出了新要求。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能對思想道德建設和教育科學文化提供價值導向和思想引領。
  從社會層次來看,全社會上下要在中國共產黨的帶領下團結一致、齊心協力營造物質財富和精神需要協調一致的社會氛圍。社會組織和機構要注重人文精神的思想引領,不斷完善制度保障,健全規范體系,完善監督機制。大眾傳媒行業要本著馬克思人文關懷的精神,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為引領,做好宣傳和輿論導向工作。教育行業的各階段、各層次開展教育工作時,要遵循人的成長成才規律,賦予馬克思的人文關懷精神,突出受教育者的主體性地位,不斷統籌知識教育與素質培育,兼顧學生個性發展,倡導開展多樣、豐富的教育實踐活動。
  從個人層次來看,要深刻理解人與社會、人與人之間的辯證關系,以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培育自身的理想信念和道德情操,認識自我,遵守規范,敢于擔當,甘于奉獻。個人要在不斷投身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中反思和提升自己,努力爭做新時代的“四有公民”。要堅持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核心要義作為價值導向,立足當今中國實際,結合時代最新理論成果和精華,不斷培育與物質文明相適應的更高度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
  新起點,新征程。回顧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的產生歷程,理解馬克思對人的問題的思維構架與邏輯關系,把握馬克思人文關懷思想最本質和核心的精華,并將其置于當今社會重新審視人的問題,探討人的發展問題,不僅能為新時代產生的新理論尋求最本真的理論來源,也能為新的發展樹立價值導向。
  【注 釋】
  [1]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460-461.
  [2][3]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61、73.
  [4]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789.
  [5]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習總書記關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論述摘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13.
  【作者簡介】
  王 蓉(1995—)女,甘肅蘭州人,蘭州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碩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馬克思主義現代科技與革命.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psfop.com/1/view-15139417.htm

服務推薦

?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