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箏曲《秦土情》中左手“做韻”技巧

作者:未知

  一、何為“韻”
  眾所周知,關于韻的起源,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有一個準確的定論。但無論怎么說,詩韻的形成都與文化的積淀、歷史的傳承、古人的規定有著不可分割的關聯。古代的文人墨客在創作詩詞歌賦上為了追求篇文的朗朗上口,在其末尾處做以押韻的處理。韻由“音”加“勻”構成,音為形,勻為聲,起初用于言語的交流和音樂的欣賞,指聲韻、音韻,其后用于書畫等相關領域,到了宋代則推廣到一切藝術領域之中,并且成為人們欣賞和評價藝術作品的最高審美標準。在音樂當中,“韻”不僅僅指旋律和節奏,更是一個比“音”更為微觀的層次。在古箏的演奏中,一個音往往被分解為“音頭”、“音頸”、“音腹”、“音尾”等若干細微過程,并通過左手“吟”“揉”“按”“滑”等技巧對其音樂的尾聲做以彎曲性的處理,形成獨特的音樂效果。
  二、何為“做韻”
  華夏文明璀璨、博大精深,歷經五千年滄桑,奠定了深厚的文化底蘊,中國民族音樂最講究的就是韻味兒,韻是中國民族音樂的靈魂與精髓。通過兩千多年的洗禮,古箏在發展的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左手做韻技巧的手法,而這種獨特的做韻手法就是古箏經久不衰的靈魂與生命。傳統的演奏者大多數是集作曲者于一身,他們的音樂都具有濃厚的地域風情的特征,這與他們所在地區的方言、人文風情、地理區域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做韻作為音樂表現方式的眾多之一,不僅可以改變音樂的音調,也可以使音樂更加細膩、柔美、充滿節奏感。
  古箏在不斷的發展和完善中,逐漸形成了“左手主韻”“右手主音”,“音韻相隨”的演奏方式。古箏左手的做韻技法主要通過吟揉按顫滑來表現,左手做韻技法是演奏古箏的基礎,沒有了左手做韻,古箏的演奏就喪失了生命。“韻”的演奏是古箏最重要的表現方式,通過左手來演奏,具體演奏方法是左手放置于琴碼的左側,距離琴碼大約十五厘米的位置,通過不同指法的改變以及樂曲的需要,彈奏出不同音高、高調,使樂曲更加的抑揚頓挫、委婉細膩、蕩氣磅礴。
  三、《秦土情》中的左手做韻技巧
  1.樂曲簡介及結構解析
  《秦土情》是由當代著名演奏家周展先生于2008年身處異鄉時有感而創作的一首極具陜西風格韻味的古箏與鋼琴的協奏曲,該樂曲建立在商調式的基礎上,采用了陜西當地戲曲音樂碗碗腔中的音樂材料為素材,以及“苦音”和“歡音”這種秦腔音樂的特性音,大量運用“旋律上行跳進、下行級進”,“大指按音”等演奏技法觸人心弦,充分道盡了作曲家對家鄉故土的熱愛以及對親人的思念之情。
  這首樂曲為帶再現的三部曲式,分為引子、慢板、快板、再現慢板(廣板)四大部分。分別運用了不同的演奏技法,充分表現樂曲的情感變化,慢板部分凄楚憂愁、如訴如泣;旋律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快板部分的快指指序、琶音、掃搖等演奏高亢激昂、直抒胸臆。結構曲式圖如下:
  2.樂曲中傳統音樂特性音的運用
  古箏的演奏,左手是魂。箏曲《秦土情》具有濃郁的陜西箏派的風格,大量運用“苦音”和“歡音”,形成了“以苦音為主,苦歡相結合”的特點。該樂曲中主要采用了苦音這一特性音,苦音即微升fa和微降si,微升fa是介于升fa和sol之間的音,微降si是介于降si和la之間的音,苦音是“徽”為主音的徽調式,在旋律中強調主音上方的小三度降si和主音下方的大二度fa,演奏《秦土情》的過程中要特別注意左手按音音準的問題,按弦要快,切勿拖泥帶水。
  陜西箏曲中苦音的另一個特點,即旋律上行跳進,下行級進。上行旋律時常給人以激動、高昂的情緒體驗,而下行旋律則給人一種悲怨、嘆息的聽覺感受。在《秦土情》的慢板中尤為突出,演奏時深沉、悲壯且又激昂,表現出作者對家鄉的無比思念之情。如譜例1:
  該樂句中的fa幾乎都處于旋律下行級進當中,如第一小節、第二小節以及第四小節,演奏時左手于琴碼左側在mi的基礎上按到fa的音高,右手彈奏,左手同時重顫,使音在fa和升fa之間發生顫動,從而達到苦音微升fa的音樂效果,從微升fa到mi的二變音的過程中則需要一個下滑音作為媒介,演奏效果就好比一個人在低聲訴說、言語模糊、泣不成聲,這跟陜西當地的方言有著一定的關系,音樂起到一個模仿的作用,所以在任何細節上都得詮釋的別具一格。前兩小節旋律的下行級進則給聽眾一種緩慢而又深情的感受,重顫fa又使人心頭萬般苦楚,仿佛心中有一個結,不斷纏繞卻又無法解開,第三小節開始又采用上行跳進的寫作手法,使樂曲表現出激動、高昂的感情色彩,上行跳進與下行級進的結合,使樂曲既不失秦腔音樂婉轉、哀傷的韻味又不失寬廣、激昂的情緒,將作曲家內心的哀思與凄涼表現的淋漓盡致。
  3.樂曲中雙托指法的運用
  在陜西箏曲的譜例中我們時常可以看到一個類似于兩個“L”重疊的指法,叫做雙托,這種指法的演奏是:通過大臂帶動手腕的力量甩動,右手大拇指同時彈奏相連的兩個音,左手在琴碼左側按其中較低音的弦,不僅左手需要扎實的功底,按音要到位,力度要把控,右手的演奏也要隨著情緒的變化由弱漸強,由緩漸急的表現出來,呈現出寬闊、氣勢奔放的情緒,直擊聽眾的內心,觸人心弦。如譜例2:
  為了增強旋律的流動性以及歌唱性,該樂句中使用了雙托的指法,如第一小節,在重彈大撮la之后緊接就是do到re的雙托音,連續三遍演奏,使樂曲旋律更加飽滿同時將音樂的情緒推到高潮,緊接著是一個旋律上行的跳進以及微升fa到mi的二變音的下滑,使整體的音樂跌宕起伏、耐人尋味。
  4.樂曲中左手大指按弦的運用
  由于陜西箏派的樂曲大多是旋律上行跳進,下行級進,所以左手大指按弦在陜西箏派的樂曲中經常被運用,而在其他流派的樂曲中卻很少見。左手大指按弦是用左手的大拇指與二三四指交替按弦,一般是由于樂曲中fa和si的音運用較為頻繁以及有一定的速度要求,從而導致來不及換弦按音,左手大指按弦的運用可以避免快速換弦時帶來的雜音,使得樂曲的旋律更連貫,線條感更加明顯。如譜例3:
  該樂句為《秦土情》的引子部分,速度較為自由,由慢漸快。fa和si出現的次數較為頻繁,交替使用,其中倚音mi和do在這里演奏為雙托音,也需要左手的按弦來達到音高,為了營造音樂的效果,句子開頭的so音可以演奏為大撮的雙托音,使音樂更加的高亢激昂。由于該樂句按弦的音較多,所以在部分音上面使用左手大指按弦,與二三四指輪流使用,具體的使用方法因人而異,建議在fa和si的音高上使用二三四指按弦,因為按弦之后正好需要在此音上進行大幅度的顫音,更能凸顯陜西濃郁的地方聲腔風格,當然如果專業技術夠硬,左手大指顫音也可以,在這里不做硬性要求。
  《秦土情》這首樂曲不僅具有濃郁的陜西風格特征,也兼具現代的演奏技巧,琶音及快速指序的運用不僅增加了此曲技術上的難度,也豐富了樂曲的感情色彩。遙指的運用貫穿全曲,從引子到結尾,時而高亢激昂,時而委婉細膩,如一根線似的,穿插著樂曲每一個音符,結尾部分掃搖的運用,由弱漸強,層層遞進,渲染氛圍并將情緒推到全曲的最巔峰。同時伴奏結合了西方的樂器——鋼琴,道盡世間人情冷暖,不僅凸顯了中國民族樂器的優良,也打破傳統,推陳出新,不斷前進,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四、結語
  古箏作為中國傳統樂器的驕傲,不僅深受國人的喜愛,也頗受外國人的歡迎。隨著左右手技法的不斷創新與實踐,并且得到進一步的完善,我們更應該注重加強古箏傳統技法的練習,音韻是古箏藝術的精華之所在,“音”與“韻”的結合缺一不可,各流派的演奏技巧也各不相同,我們需要加強對各流派不同的音韻做研究,取長補短、互相滲透、融會貫通,并且發揚光大。
  參考文獻:
  [1]談古箏演奏藝術中的“氣”與“韻”楊碧琛(中國人民大學,北京100872)
  [2]莼鱸之思——淺析古箏協奏曲《秦土情》王潔(煙臺南山學院東海校區,山東煙臺264000)
  [3]傳統與現代的對話——箏曲《秦土情》的創作思路探析王成何瑋婧
  [4]古箏演奏中左手技法的發展及其在箏曲中的運用沙莉(陜西理工學院藝術學院陜西漢中723000)
  [5]古箏左手演奏技術的發展與創新張薇薇閩江學院音樂學院
  李陳鋮    沈陽音樂學院2018級碩士研究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psfop.com/1/view-14939179.htm

服務推薦

?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