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廣孝“兼采眾家”的詩風論析

作者:未知

  摘要:姚廣孝與高啟同為“北郭詩社”成員,兩人交往甚密。洪武三年,高啟特為姚廣孝《獨庵集》撰序,評價姚廣孝的詩風為“兼采眾家,不事拘狹”。高啟認為,“兼采眾長”說的內涵包括格、意、趣三個方面。通過作品分析,姚廣孝的詩歌是符合“兼采眾長”的標準,且參游四方、識者所述、冥契默會是姚廣孝詩歌“兼采眾長”的主要途徑。這一詩風也對元末明初的詩壇創作產生了較為深遠的影響。
  關鍵詞:姚廣孝 兼采眾家 詩風
  姚廣孝(1335-1418),“北郭詩社”成員之一,與高啟同朝為官,交往甚密。洪武三年,高啟特為姚廣孝《獨庵集》撰序,對姚廣孝詩風地位的評價、詩風的論斷等較有見地。學界在研究姚廣孝詩風時,常據此序文作為史料加以引用,但對于高啟評價姚廣孝的詩風“兼采眾家,不事拘狹”是否確切,迄今為止學界的研究均未作深入探討。本文擬對姚廣孝“兼采眾家”的詩風進行簡要論析。
  一、高啟“兼采眾家”說的內涵
  高啟(1336-1374),字季迪,長洲人,有“明三百年詩人之冠冕”的盛譽,因撰寫了《郡治上梁文》,而被連坐腰斬于南京,著有文集《鳧藻集》、詩集《高太史大全集》等。洪武三年五月,姚廣孝從錢塘至京師鐘山寓舍拜訪高啟,以求《獨庵集》序。高啟讀之,贊嘆《獨庵集》既有閎放馳騁之作,又有優柔曲折之志,“險易并陳,濃淡迭顯”,眾體兼備,甚是歡悅,臥讀不厭。在高啟看來,自兩漢、魏晉、隋唐以來,除了杜甫之外,歷代詩人各有所長,互不相兼,譽此詆彼,即便是田園詩人陶淵明、“詩鬼”李賀亦有偏執一隅之弊。為糾其時弊,高啟在《獨庵集序》中提出“兼采眾家”的詩學觀,強調作詩時需注重“格”“意”“趣”三要領的融合,才可稱為大方之家,否則,“體不辨”,則與古之義理相違背,“情不達”,則無法以情感人至深,“妙不臻”,則無法達到超凡脫俗的境界。
  高啟在序文中高度夸贊姚廣孝詩詞創作能“兼采眾家,不事拘狹”。縱覽中國歷朝歷代的詩論,“兼采眾家”四字亦不常見。杜甫曾提出過“轉益多師為汝師”的詩學主張,亦是高啟最為推崇的詩人。因此,可以推論高啟的“兼采眾家”主張應是在杜甫的基礎上提出的。那么,何為“兼采眾長”?
  學界結合高啟同時代人的記載及后人評價,認為“兼采眾長”的內涵包括三個方面的內容:“就學習的對象而言,就是向古往今來的各種詩派、各種詩人學習,轉益多師,博采眾家之長;就創作來說,就是提倡風格多樣;從文體學的角度而言,就是應該兼工各體。”結合此篇序文,高啟開篇提出評價詩歌的整體標準是格、意、趣三者融合,才能獲得諸如典雅、豪俊、幽婉、奇險等不同風格的作品,也才能使“詩之道備矣”。所以,“兼采眾長”說的內涵可從格、意、趣三個方面來理解。
  “格”,薛雪《一瓢詩話>云:“格有品格之格,體格之格。體格一定之章程,品格自然之高邁。品高雖被綠蓑青笠,如立萬仞之峰,俯視一切;品低即拖紳捂笏,趨走紅塵,適足以夸耀鄉間而已。所以品格之格與體格之格,不可同日而語。”《獨庵集序》提到的“格”是用以“辨其體”,是辨別詩歌體裁的手段,是體格之格,是詩歌的外在表現形式。因此,“兼采眾長”就是要眾體兼備。
  “意”,《說文解字》云:“意,志也。”而“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所以,序文中的“意”指詩人通過描寫某種對象表達內在的思想情感。“兼采眾長”則指詩歌創作中蘊藏著豐富的真情實感。
  “趣”,近似于嚴羽所謂的興趣、趣味。序文中的“趣”應是由外在的“格”到內在的“意”上升到追求一種審美情趣,故而“兼采眾長”,即指達到一種超凡脫俗的審美境界。
  二、姚廣孝的詩歌與“兼采眾長”
  關于姚廣孝的詩歌是否符合“兼采眾長”的標準,即可從格、意、趣三個方面進行考察。
  首先,從“格”的角度來看,盡管《獨庵集》已歿,但姚廣孝現存世的六百七十余首詩,涵蓋五言古詩一百二十六首、七言古詩四十九首、五六言律詩一百一十九首、七言律詩九十二首、七言絕句一百二十九首、樂府三十八首、歌行三十九首、五六律詩二十五首、五六言絕句五十六首。可見,僅存世之作中,姚廣孝的詩歌創作,各體皆備,尤以五言古詩和七言絕句居多。僅就文體兼備而言,霍松林曾在《提倡題材、形式、風格的多樣化是我國古代詩論的優良傳統》中說:“就一個詩來說,能否兼工各體,是判斷他是否達到名家、大家水平的重要標志。”所以,從詩歌的外在形式上來看,姚廣孝的詩歌符合高啟的“格”的要求。
  其次,從“意”的角度來看,姚廣孝的詩歌情感較為豐富。既有抒發自然之美,又有歌詩贈答之情;既有哀悼傷懷之艱,又有欣喜若狂之感;既有悲民生之多艱,又有頌贊圣賢之佑護;既有矛盾糾葛之心緒,又有參禪悟道之空寂。以姚廣孝現存的七十余首題畫詩為例,涉及人物、山水、植物等各種自然萬物,內容較多,但表達的情感卻不盡相同。有繪自然之景的《題江行風浪圖》《題萬松金闕圖》《題菊竹圖》《題秋山圖》等;有對畫家的技藝和意境進行品評的《題曹霸百馬圖》《題王冕畫梅》等;有借題畫詩以懷念友人的《題倪云林墨竹》《故友張羽畫金華山居圖》《題虞邵庵鶴巢詩墨跡》等。如此看來,姚廣孝的詩歌也符合高啟的“意”的標準。
  最后,從“趣”的角度來看,縱觀《逃虛子集》,姚廣孝善于選擇春花秋月、夏蟲冬雪、山林禪舍等清新自然的意象,營造恰隋超然的意境。盡管他偶用“禪”“缽”“寂”等字入詩,營造一種淡泊嫻靜的心理狀態,也給人以一種特殊的審美隋趣(詳見筆者《姚廣孝及其詩歌》)。所以,姚廣孝的詩歌也符合高啟的“趣”的標準。
  三、姚廣孝“兼采眾長”的途徑
  姚廣孝的詩歌創作能做到“兼采眾長”,主要與他歷覽山川、好交友、善悟道有較大的關聯。結合他的詩集、序文及友明品評,其“兼采眾長”的途徑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參游四方姚廣孝樂游山川大地,廣覽泉石林藪和歷史名跡,并將所有情愫寄意于詩,吟詠其情。翻閱姚廣孝詩集,他曾多次游覽過綠水園、白云觀、獅子林、天平山、石徑山、穹隆山、潭柘寺、滸溪;歷經北平、昌國縣、昆陵、金陵、常熟縣、西湖玉泉洞、龍泓洞、小西天、鑒湖、百花洲;登臨過夕佳樓、冶城山、雞鳴山、雅宜山、支硎山;宿住過海虞致道觀、壽林精舍、房山清安精舍、鐘山寓舍、穎山精舍、沙河縣客舍;問道過金山寺、甘露寺、平坡寺、南翔寺、開元寺、天界寺、常山王廟,等等。山水湖泊、春月秋蟬、花鳥蟲鳴均是詩材,見聞廣闊,體悟深刻,意境幽遠。正如清代貝瓊所言:“余聞斯道上穹窿、觀洞庭、過天目,往來浙西東。凡十余年,歷覽山川之雄奇,固以資其賦詠,而詩與境俱化矣。”   (二)識者所講姚廣孝為徐良輔《耕漁軒詩》撰寫序文時提及,詩集中的大多數作者都是他的朋友,比如周砥、唐肅、楊基、王行、王隅、高啟、高巽志、徐賁,等等。他泛愛交游,不論是文人騷客、王公貴族,還是秉事下僚、大德高僧,即便身份不同亦無不相交。因此,《逃虛子集》中存有相當大比例的題詠唱和、懷友傷懷之作。在題詠唱和、交流互答中,友人的詩法也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姚廣孝的創作,如《宿福智精舍懷南鄰張羽來儀》中所懷的友人張羽,其詩“規摹盛唐不落纖巧之習”;《和徐一夔游龍山雜賦六首》中的友人徐一夔,通經博古;《白蜆江阻風夜宿江口兼懷徐賁》中的徐賁善寫山水秀潤;《送太史還祁川》中的王彝,“元敬稱其古文明暢英發又或以為吳中四杰之一”;《與王止仲游穹隆山留題顯忠寺》中的王止仲,其文“踔厲風發,縱橫排募”,其詩“清剛肅爽”;《送梁修撰潛赴北京》中的撰修官梁潛,其“文格清雋,而兼有縱橫浩瀚之氣,在明初可自成一隊”。且姚廣孝“游學湖海上”,遇到“有道德聞望過于人者,無有不求知”,每見能詩之人,“必叩其作詩之法”。可見,姚廣孝“兼采眾家”之詩風,與其交游廣闊、求知于過人者有著密切的關系。
  (三)冥契默會所謂“冥契”,即含天機之意。《舊唐書·高祖紀》曰:“然李氏將興,天祚有應,冥契深隱,妄肆誅夷。”“默會”,指暗自領會。清代李漁在《閑情偶寄·詞曲下·賓白》中言:“即使一句賓白不道,止唱曲文,觀者亦能默會,是其賓白繁減可不問也。”因此,“冥契默會”,是指暗自領會天機,引申在詩歌創作中,即是暗自領會作詩之道。姚廣孝答疑李繼本作詩之道時,曰:“世徒知有言之言著之文辭,而不知無言之言默契乎道妙。知雕蟲篆刻之為文之境出,而不知不得已而有言之文之獨得也。”可見,他反對作詩苦思冥想,精雕細琢,尤其是僧人作詩,更應默契道妙,以“禪師為法”,獲無言之文。習禪法的目的是提升修養、培養心性,使念頭通達,做到“以禪喻詩”,使詩歌達到渾然圓融的審美境界,方可避免“贍而不奧”“簡而不詳”“深而太晦”“怪而太奇”“文之過而不顯其道”,或“道之昧而不貫其文”等弊病。因而在《逃虛子集》中,亦可見參禪悟道,富有禪味之作。比如《竹院聽渭公琴》以追求寧靜的心境,《與友人登金山寺》以表現古拙的禪家本色。因此,姚廣孝“兼采眾長”詩風的獲得,與他“冥契默會”息息相關。
  四、姚廣孝“兼采眾長”詩風的意義
  元末明初的詩歌多染纖秾縟麗之習,尊情尚俗與崇儒復雅兩種文學思潮互為消長、盛衰交替,整個明初文壇如《明代詩文的演變》所言,“展示出流派紛呈、各抒心得的態勢”,多有偏執之弊。而姚廣孝詩歌“兼采眾長”,在元末明初詩壇上,達到渾融的狀態,首先,可以引發更多詩人思考。比如,高啟翻閱《獨庵集》后,更加堅定“兼師眾長”的詩論主張,“可以少恃而自信矣”。其次,姚廣孝曾任僧錄司左善世,常與明僧互相切磋,或為其詩作撰寫序、跋,自然其“兼采眾長”的詩風也給詩僧以啟發,這在明代僧詩史上也是一大創舉。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psfop.com/1/view-14859402.htm

服務推薦

?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