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的“獨善”與“兼濟”

作者:未知

  【摘要】:作為一種文化精神,莊子的逍遙之道一直閃耀在華夏文明的長河之中,為后世之人提供深厚的文化養分。《逍遙游》是《莊子》全文開始的第一篇,所提供的價值凸顯出不一樣的重要性。莊子的“逍遙”究竟是一種怎樣的追求——逍遙難嗎?莊子是期望獨自逍遙還是萬物盡逍遙?本文帶著這樣的疑問,展開論述,提出莊子的逍遙之道是“無名”的獨自逍遙和“無己”的萬物盡逍遙辯證統一的逍遙,是“兼濟”與“獨善”合而為一的逍遙境界。
  【關鍵詞】:莊子;《逍遙游》;逍遙;無名;無己
  一、“獨善”的逍遙——依循自然的“無名”的莊子
  《莊子》一文,內篇七,外篇十五,雜篇十一。多以寓言,對話的形式,將道家一系的思想進行具象化的闡述。與《老子》相較,老子全文多用比喻,正反兩面的論述,邏輯清晰,結構分明,卻少于感性的直觀的認知。而莊子善用寓言,通過故事,來讓讀者自行感悟,在初讀一頭霧水之后,細細品讀,卻有茅塞頓開之感。
  內篇開篇逍遙游,鯤鵬神話奠定的全文基調,暗合逍遙之意。而此篇又正是莊子文風“意出塵外,怪生筆端。”的代表性言論。作為天地之間渺小的我們,是否能達到逍遙的境界呢?莊子所期望的是獨自逍遙還是萬物盡逍遙?
  莊子所追求的逍遙在他個人是一種相對容易達到的境界。釋儒道三家的修行法門,皆是植根于現實生活,進行引申,而形成的玄妙境界。最接近于逍遙的層次,則是在一個無夢醒來的清晨,睜眼的第一瞬間,所想所得,則是再高一層次的冥想。“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專氣致柔,能嬰兒乎?滌除玄覽,能無疵乎?愛民治國,能無知乎?天門開闔,能無雌乎?明白四達,能無為乎?”就是這樣一種境界。
   那么要做到逍遙,尤其是“無名”的逍遙,難點在哪里呢?這個問題好比游泳。游泳是否難?學會的自然說簡單,不會的自然說難。神游物外的境界,如同夢中的潛意識和無意識一樣,都是意識的一種投射。鯤鵬,蜉蝣,藐姑射之山,乃至整本《莊子》,都是意識活動,“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游無窮者。”莊子的思想是帶辯證色彩的主觀唯心主義,而天地,六氣,也無非是意識所決定的無線空間和三維坐標罷了。逍遙的神游,在想象力豐富的現代,已然比古代更加容易。《逍遙游》的遣詞造句又是十分巧妙,比如“怒而飛”,怒之一字,體現的是厚積薄發、水滴石穿、水到渠成,說明逍遙是修煉到一定層次的一種本能,如候鳥遷徙,如魚翔淺底。莊子的逍遙,在他個人,是一種依循自然的自由,一種自在的逍遙境界,追求“無名”境界的自然狀態。
  二、“獨善”與“兼濟”共存——莊子的“無己”逍遙
  莊子本人達到的逍遙,既是個人也是對萬物盡逍遙的期待,這里面有一種心懷萬物自然的宏大期待,莊子以個人實踐詮釋著作為個體的他的逍遙,也詮釋著和對待自然萬物的心態和精神體驗。作為個人,他是“無名”的,在自然中,作為個體,卻是“無己”的,這就是莊子看似“獨善”實則“兼濟”的逍遙之道。當個體融入自然,與萬物齊生共長,便成就了一種“齊物”的哲學境界。
  事實上,莊子到底是獨自逍遙還是萬物逍遙,這個問題根本不能稱之為問題。萬事萬物皆有聯系,佛家講因果,道家論天道,而在主觀唯心主義看來,自我與萬物是一體的。莊子說過:“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很多人對于道家的看法都是“獨善其身”,聽一聽老子的獨白吧:“絕學無憂。唯之與阿,相去幾何,美之與惡,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臺。我獨怕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乘乘兮,若無所歸。眾人皆有馀,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獨若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惚兮若晦。漂兮若無所止。眾人皆有以,我獨頑似鄙。我獨異于人,而貴食母。”。這段文字是《老子》全文中少有的帶感情的獨白。就整體來說,老子是一個無論自我感知還是事實上都與周邊格格不入的人。“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好一群獨善其身的隱士!那道家一派攜帶著它的一身仙風道骨是否就這樣被牢固地貼上了獨善其身的標簽呢?
  答案是:是,也不是。莊子語“往矣!吾將曳尾于涂中”。從這里的寥寥數字看來,確實是有一個獨善其身的隱士的身影。而胸懷鯤鵬的人的志向真的只是獨善其身嗎?當然不是!正如所眾所周知的一樣,莊子的內心世界,并非是唯物的,而是一種主觀唯心主義,在莊子看來,萬物就是自身,自身也是萬物。“非彼無我,非我無所取”。莊子思想貫徹始終的,一言以蔽之——齊物論;道家思想,貫徹始終的,一言以蔽之——無為,都是一種不打擾的自然之態,“上如標枝,民如野鹿”。另一方面,個人的逍遙和萬事萬物的逍遙是統一的,正如鯤的渺小和巨大是統一的,所謂齊物論,正是此意。
  莊子逍遙,是他作為個體的特征,是他個人在追求與萬物齊的過程中達到的個人精神境界的結果,這使他看起來似乎是在追求獨自逍遙于天地,但,在他的獨自逍遙里更多的對萬物盡逍遙的期待,他心中呼喚一個“逍遙”的世界,當然不只是他個人自己的獨自追求。因此,看似“獨善”的獨自逍遙,與“兼濟”萬物期待的盡逍遙,共存于莊子,這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莊子》,留下了“逍遙”的《逍遙游》。
  三、總結
  作為《莊子》首篇的《逍遙游》,在思想上和藝術上都可作為《莊子》一書的代表,“逍遙”于莊子而言,就是其個人生命的自在體驗以及在自然萬物里找到的精神超越,用《逍遙游》里的話來說,就是“無名”的逍遙,“無己”的 逍遙,描述的是一種自由自在、心懷萬物、順應自然的精神體驗,是莊子個人自在與萬物逍遙的辯證統一思想的體現,是莊子個人生命“獨善”的逍遙精神,也是“兼濟”自然萬物的逍遙境界,是他追求自由和自然萬物皆在心懷的灑脫,是超越現實既定境遇的精神感受。而這種灑脫和豁達,則是他影響后人最大的閃光燈。
  參考文獻
  [1][魏]王弼注;樓宇烈校釋.老子道德經注校釋[M].北京:中華書局,2008.
  [2][清]劉熙載.藝概·文概[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
  [3][清]郭慶藩撰 王孝魚點校·莊子集釋[M].北京:中華書局,1985.
  [4][清]劉寶楠撰;高流水點校.十三經清人注疏·論語正義[M].北京:中華書局,1990.
  [5]程俊英.詩經譯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6]葉金.莊子研究[M].北京:中國文聯出版公司,2003.
  [7]陳引馳.莊子精讀[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
  [8]汪韶軍.“人見其人,物見其物”[J].莊子與道家文化,2015,(01).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psfop.com/1/view-14782289.htm

服務推薦

?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